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今天大家在市場放出的訊號中又感覺到了寒冬的來臨,有人說,這些天的行情充分證明了幣圈是個圓,無論開多開空,最後都能回到原點。

上午9點,幣安的IEO項目均出現大幅度的下跌,引發市場恐慌。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從網傳的這張幾近模糊的圖片還可以看出,MATIC等項目均呈現斷崖式下跌,其價格24小時一度暴跌逾60%。

 

而據Whale Alert監測,北京時間12點27分,比特幣鏈上2億枚USDT自幣安交易所轉移至Tether Treasury。昨天,Tether官方宣布1小時內Tether將與第三方進行2億USDT的鏈上轉移(從Omin到ERC20協議的轉換),昨天19點04分,Tether在以太坊鏈上增發2億枚USDT。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Alternative.me數據顯示,今日恐慌與貪婪指數為26(零表示“極度恐懼”,而100表示“極度貪婪”)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MATIC團隊聯合創始人兼COOSandeepNailwal發布推特稱:剛從噩夢中醒來,因為有人打來求救電話,很快就會弄清楚,我們不是這件事的幕後黑手,因為一些FUD(散布恐慌)賬戶正試圖影射這一點(團隊砸盤),我們將發布詳細的分析,並從這種明顯的操縱中汲取教訓,變得比以往都更強大。

 

趙長鵬轉發該推特說:我們的團隊還在調查數據,但已經很清楚Matic團隊與此無關,許多大交易員驚慌失措,造成了一個周期波動,對於交易所應該對人們的交易進行多大程度的干預,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但推特網友對這樣的公關話術並不買賬,認為顧左右而言他,不過是一次次的消耗用戶的信任。

 

甚至有網友做圖諷刺趙長鵬在撒謊。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趙長鵬在推特上的回應頗有些“總有刁民想害朕”的意味。

 

一個月前,CZ(趙長鵬)在推特上喊話要起訴報道“幣安上海辦事處遭到當局的突擊檢查”的媒體《區塊》,稱其為“假新聞”,又無法對其指出的證據進行有說服力的反駁。

 

隨後,趙長鵬還稱加密貨幣初創企業應該“分配一些資金用於抵禦FUD(恐懼、不確定性和懷疑)”在加密貨幣界看來,FUD幾乎等同於“虛假新聞”。

 

“FUD防範基金”這一理念迅速得到了孫宇晨等人的附和,後者也同樣深陷諸如“孫宇晨開展各種形式的欺詐活動”,包括“波場白皮書和代碼抄襲”的指控中。

 

幣圈的信任已經薄得像張紙一般一捅就破。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Matic的暴跌不得不讓人重新審視IEO。

 

2017年7月,幣安推出了Launchpad平台,後在政策影響下出海慢慢淡出視線,其後韓國也曾推出IEO模式,但因缺乏群眾基礎,沒能引爆市場的熱情。

 

之後Launchpad平台重新推出,BTT、FET兩個項目瞬間完成了眾籌,讓人看到了IEO的勢能,各大平台相繼跟進。

 

不論從ICO到IEO,抑或不溫不火的STO,其底層邏輯依舊在透支着市場的熱情,把ICO模式中,對“項目白皮書、團隊、代碼、社區、募資情況”等的考量變成對交易所的考量。

 

實際上,這是人們對市場的信任消耗光了以後,將僅剩的一點信任轉嫁給了頭部交易所,交易所成了項目背書和站台人的角色,IEO成了交易所“欲戴其冠必承其重”的遊戲,從邏輯上也不能逃脫“破發、倒閉、死亡”的宿命。

 

投機者佔主導地位的舞台上,一場可以預見的慘烈正在發生,不論是歷史上出現的數字貨幣寒冬或者多次交易所異常波動,各類“插針”事件頻發,爆倉產生的豐厚收益足以讓人內心的慾望掩埋一切。

 

從這個角度而言,當下的數字貨幣交易不僅是賭博場,更是屠宰場,是強權欺凌弱小、機構收割散戶的風水寶地。

 

這道理顯而易見,風險與收益的天平上,一次次的單方面傾覆並不能讓所有人望而生畏,反而催生了劍走偏鋒的奇俠。

 

然而成英雄者寥寥無幾,幣安“被上海”後,這位喜歡在微博發自拍的公關“一姐”何一轉發了一條媒體撰寫的名為《誰在唱衰幣安》的文章,並評論說:“航行中必然遇到從各個方面襲來的勁風,然而每一陣風都會加快你的航速。只要你穩住航舵,即使是暴風雨,也不會使你偏離航向。”

 

一個月的時間後,12月初海南三亞舉辦的區塊鏈·數字資產交易技術創新高端論壇上,okex的徐明星首次攜改名後的歐科集團宣布與海南省三亞市進行合作,這被認為是歐科被招安的信號。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而去年海南慶祝“經濟特區30周年”後,4月30日李林宣布火幣集團將在海南建設火幣中國總部,火幣中國將正式遷入海南。

 

畫風突變,讓人不禁感嘆“圈中一日,人間十年”。

 

三足鼎立變成南火幣北歐科的局面,徐明星忙着上央視,為比特幣正名“比特幣不是幣”,“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其實是去中間環節化”。

 

有人隔空喊話何一,何一發了條意有所指的微博:雄鷹何曾蹲在地上看螞蟻搬家。

 

一如她今日在Matic暴跌後的發文: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這邊何一忙着在微博發雞湯闢謠,那邊李林也忙得不可開交。

 

歐科剛在三亞露完臉,火幣也在其身後登陸海南。

 

12月6日,火幣聯合海南生態軟件園承辦了由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主辦的“海南自貿港數字經濟和區塊鏈國際合作論壇”。

 

論壇上提出:海南將推出區塊鏈監管沙盒和容若糾錯的機制,探索數字資產的確權憑證、全球化流動及交易方面的技術標準和模式。

 

沙盒可以表述為一個“安全空間”,在這個安全空間內,金融科技企業可以測試其創新的金融產品、服務、商業模式和營銷方式,而不用在相關活動碰到問題時立即受到監管規則的約束。

 

這個概念最早由英國政府於2015年提出,意在合理放款政策約束、減少規則障礙、鼓勵創新方案的誕生。

 

在英國之後,2016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也發布了《金融科技監管沙盒指引》。

 

2017年5月23日,區塊鏈金融沙盒計劃啟動儀式在貴陽舉行,這是中國第一個由政府主導的沙盒計劃,2018年9月19日,中國區塊鏈監管沙盒杭州灣產業園成立,這是中國電子商務協會和中國區塊鏈監管沙盒委員會批准的全國第一個區塊鏈實體應用產業園。

 

之後,北京、河北雄安等地也相繼出台了“沙盒監管”的機制。

 

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副秘書長揚農評論說:要理性看待金融科技熱,金融監管既要強化也要科學。

 

有評論者認為:對ICO實施“監管沙盒”既可以彌補現有金融監管機制的不足又可以相對控制風險、保障投資者的利益,是平衡區塊鏈行業創新與ICO風險的有效監管手段。

 

對於ICO監管如果採取一刀切或者監管過嚴,勢必會影響區塊鏈這個新興行業的發展與進程。但如果沒有監管就會給一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機,利用ICO傳銷騙錢、非法集資、洗錢、惡意操縱二級市場代幣價格等損害金融市場秩序和投資者利益。所以,對ICO這種新型融資手段要採取審慎性寬容,“監管沙盒”或許是最好的方式。

 

監管者可以通過頒發有限的執照、授權或登記備案等手段確保ICO項目方和眾籌平台、交易平台的資質,從而保障投資人的利益,除此之外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允許這些獲得相應資質的企業、平台在一定的空間里試錯。

 

趙長鵬:這將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那麼有個問題,幣安該去哪?

本文來自事外報告,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