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比特大陆内斗续集:保安撬门,员工吃瓜,谁来拯救?

作者/ 阿瑞
 编辑/ 宋小丸

“这剧情,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据微博用户“闫跃龙”,詹克团一方人士携众多保安,于昨日(6 月 3 日)下午来到北京市奥北科技园,撬锁强行进入比特大陆公司。

 没人想到詹克团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回到比特大陆。 

根据深潮TechFlow获知的消息,疫情之后的这半年,北京比特大陆的员工都在家办公。

 而 6 月 3 日,终于,詹克团犹如刚入城的空城将军,召唤员工回来。

 去年 10 月 29 日,詹克团被挡在公司门外,时隔 7 个月,他终于回到了熟悉的办公室。

 詹克团在一个比特大陆离职群里表示,来办公室报到的员工,将获得一万元开工红包。

       目前,詹克团及其员工已入驻比特大陆公司,包括其助理、原华为HRD。 

内斗续集

自上次海淀政务中心“抢执照”之后,一切早有预兆。

 5 月 21 日,脉脉职言上,有人表示:据说詹老板要回来了? 两天后,一位认证为北京比特大陆员工的员工称,听说老詹要回购期权? 

果不其然,6 月 3 日,有人发现,詹克团正在给比特大陆公司员工电话,试图收购他们手中的期权。

 据吴说区块链披露,詹克团正在以 40 亿美金左右估值收购员工期权,试图提高股份比例,在董事会中对抗吴忌寒。

 而吴忌寒方,通过“香港比特大陆”声明,公司原公章依然有效,詹克团涉嫌伪造公章。

 此外,5 月 11 日,比特小鹿官方微信账号主体从天津迪未数视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天津舜华科技有限公司,天津舜华由重庆硅原全资控股。 此前,深潮TechFlow发文《比特大陆内陆再升级》一文称,5月初,比特大陆员工正在与重庆硅原大陆科技有限公司重新签订劳务协议,而重庆硅原由比特大陆新加坡公司全资控股。 

而据深潮TechFlow获知的最新消息,上述签订过程受阻,原因是北京、重庆两地政府都不同意。

 5 月 20 日,北京硅基远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人代表是吴忌寒亲信葛越晟,由比特大陆香港公司全资控股。

 成立北京硅基远航看来是吴忌寒西渡失败后的重新抉择。 

如今看来,吴忌寒想要架空北京比特大陆公司。5 月 9 日,吴忌寒曾在朋友圈侧面回应此事:这个不会的。重庆公司不做研发,北京的员工不会迁往重庆。 

这反面例证了,也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北京公司会继续做研发,而重庆将设立分部。

人心惶惶

比特大陆内部,仿佛一堵密不透风的墙,透不出一丝光线。 而据传出的只言片语,此刻的比特大陆,已乱成一团。 除了网上盛传的“40大汉抢夺营业执照”、“詹克团方带保安撬锁”等消息外,还有比特大陆大陆员工的言论在网络上发酵。 裁员,是和吴忌寒紧密相关的高频词。 去年 10 月,吴忌寒回归比特大陆后,便清洗詹克团一方员工,除了詹克团从华为引进的HR负责人外,还包括一半AI部门员工。公司内部顿时人心惶惶。 有意思的是,在比特大陆公关团队几乎被全部撤掉之后,吴忌寒还派出一位“不懂行”的设计师作对外公关。 而此刻的比特大陆内部,除了吴忌寒和詹克团的亲信之外,更多是身处旋涡的吃瓜群众。 在知乎、脉脉等平台,搜索比特大陆,有比特大陆员工和前员工的各类发言,早期言论偏向吴忌寒或詹克团,但越到后期,大陆员工似乎都是破罐破摔的状态。 “前东家被膨胀和阴谋打败了,希望一方进去算了,别闹了,赶紧上市。”在脉脉职言上,一位比特大陆前员工说。 “吴上台,可以看到自己是怎么被裁的,詹上台,可以看到公司是怎么完的。”另一位比特大陆员工如此说道。       

       在比特大陆 2019年校招应届生群里,对比特大陆的质疑也从不间断。除了被迫毁掉三方协议外,还有对接的HR离职、没人告诉实习进展等故障不断。“这公司长不了”,有求职应届生表示。 比特大陆在应届生、求职者还有离职者中的信誉都已大打折扣。 从内部来看,由于人才的急速流失,比特大陆无法再被激活运转。 从外部来说,比特大陆也腹背受敌,既要面对神马矿机的冲击,也要抚平矿工的信心。

谁来拯救?


明天(6 月 6 日),就是蚂蚁矿机19系列答应的发货时间。作为蚂蚁矿机曾经最大的客户,矿工刘赟还在担心新机的故障率问题。

“他们(蚂蚁矿机)给我们展示了散热片和锡膏的改进,但我们还是不太放心。” 蚂蚁矿机 17+系列曾经好好给他上了一堂课,30%的故障率导致机器返修停机至少 1 个月时间,带来的损失不可估量,并且,还有些矿机一修再修。

 在刘赟看来,蚂蚁在S9之后出的矿机都不太行。

而 S9的核心工程师杨作兴后来去创办了另一家矿机厂商神马矿机。而杨离开的直接原因是詹克团不肯分配足够股份导致的。 在去年牛市,比特币币价上涨之际,神马矿机靠着“卖期货拿定金”以及稳定的产量,在大算力机器上与蚂蚁矿机分庭抗礼。 

市场份额的骤降、赴美上市的不利,估值惨遭腰斩……这些是直接导致吴忌寒、詹克团彻底决裂的导火索。 

而吴忌寒回归后,疫情加上比特币减半等一系列影响下,再结合詹克团时不时的“进攻”,矿霸再想称霸,也无力回天。 不少矿工向深潮TechFlow表示,在当前算力、币价、挖矿难度情况下不再考虑购置新矿机,“除非币价再涨50%”。 

此外,蚂蚁新矿机价格也被诟病。蚂蚁矿机 S19 Pro 110T市场报价 23000左右,按照每度电 3 毛计算,而其每日收益约为 50元。即便在未来不出新矿机、算力不涨的情况,也要 460天才能回本。
比特大陆陷入内忧外患之下,两位创始人依然在对峙互呛、难舍难分。


 一位接近吴忌寒的人士曾有评论:寒总热衷于成为一个游侠,不喜欢做帮主,性格使然。 而詹克团迷恋道学和权术,他在某次醉酒后,曾对身旁的几位高管说:“我已经实现财务自由,已经上岸了。”

 最后回归的无论吴忌寒还是詹克团,留给他们的是一个待解决、待盘活的比特大陆。 

詹克团和吴忌寒的斗争渐入尾声,而比特大陆末半场或许才真正开始。

本文来自DeepFlow,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