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史上最大1C0,17亿美金项目被美SEC和法院判处”死刑” ,大批项目已被盯上

3月25日,针对 Telegram 在2018年通过发行数字货币(GRAM)筹集17亿美元一案,纽约联邦法官发布了一项初步禁令,裁定其(GRAM)发行违反了美国证券法。

Telegram区块链团队随即作出反应,在27号请求法院澄清该禁令是否适用于TON的非美国投资者,试图寻求迂回的方式上线TON,但SEC则同时要求法院拒绝Telegram争取向非美国投资者出售代币的请求。

由此,Telegram与SEC的这场拉锯战,算是有了一个暂时的结果,与此同时,它给整个代币融资项目群体带来的影响,可能才刚刚开始。

 

 01 
一波三折的“天王项目”
Telegram与监管的反复缠斗

区块链世界向来缺乏真实的增量用户,这是公认的痛点和难点。BitTorrent、Brave虽然都号称千万日活,但在坐拥逾1亿活跃用户的全球最大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面前,恐怕都难以与其相提并论。

也正因如此,Telegram的区块链项目TON(Telegram Open Network,代币GRAM)可谓含着金汤匙出生,一推出就被视为“天王项目”,备受热捧。

2018年,Telegram宣布发行代币融资,很快便预售代币达17亿美元(根据销售条款,当TON区块链上线时,投资者方才会获得自己那部分权益的 GRAM 代币)。

未曾料想的是,原定2019年10月正式上线主网的TON,却被SEC突然“喊停”——2019年10月11日,SEC向联邦法院提交诉状,称Telegram出售约29亿数字货币(GRAM)违反了1933年的《证券法》,要求对 Telegram发出临时限制令(TRO),禁止他们将GRAM提供、出售、交付或者分发给任何人或者实体。

紧接着纽约法院南区地方法院便向Telegram公布了临时限制令,使得GRAM的代币分发并没有按计划进行。也正是从此时起,Telegram开始陷入这场与SEC的诉讼风波,其发行的TON代币也极可能面临全面销售禁令。

所以某种程度上,3月25日的这场判决,法院所言的“考虑到‘Howey测试’的经济现实,在未经必要的登记声明的情况下,将GRAM转售到二级公开市场将构成证券销售的一个组成部分”,算是针对Telegram(GRAM发行)构成证券行为的一锤定音,也正是宣告SEC可能进一步将监管之剑伸向存量代币融资项目的关键前置动作。

那么,什么又是“Howey测试”?Telegram在被认定为证券之后,又会对其它存量代币融资项目带来怎样的外溢影响?

 

 

 02 
“Howey测试”下
“是不是证券”之问牵动市场神经

“Howey测试”是美国最高院在1946年的一次诉讼(SEC v Howey)中使用的一种判断特定交易是否构成证券发行的标准,简言之,就是用来判断“某种交易是不是证券发行”,进而SEC可以由此决定是否需要监管介入的关键考量因素

1.是用金钱(或等价物)参与的投资行为;
2.能够从投资中获利或有一定的获利预期;
3.投资资金被汇入到了一个项目、组织、企业或资金池中;
4.获利完全依赖于发起人或第三方努力或经营。

按照“Howey测试”,满足以上所有4个指标就说明它可能是证券资产,而一旦被认定为证券,则需要遵守“美国1933年证券法”和“1934年证券交易法”的规定,SEC就可以对已有的存量代币融资乱象(欺诈等)介入管理,也即所谓的“秋后算账”。

相反,如果满足3个、2个或者1个指标,也即满足的指标越少,被评定为证券的可能性越小,因而几乎所有代币融资项目的目标都是不被SEC归类为证券。当然,大多数项目起初也都看似聪明的留了心眼——在免责声明中最大程度的撇清了自己的融资属性,使得尽量避免未来被裁定为证券。

但本次裁决之前的主审会议上,法官“交易文件上的免责声明不会影响法庭对资产属性的判定”的一句话,开始让不少团队暗暗心惊,而Telegram裁决的出炉,更是几乎宣判了死刑:从监管趋势看,2017年代币融资项目的火爆,注定会在Telegram后迎来清算,这一切在SEC看来都是“未注册的证券发行”。

“SEC确信几乎所有数字资产(代币融资项目)都是证券,只有极少数例外,并一再得到法院对其观点的支持”,也正因如此,本次裁决之后Telegram的反抗上诉,被认为赢得的机会微乎其微。

 

 03 
监管“达摩克里斯之剑”并非无解
EOS的“罚款突围”

“SEC在对未经适当授权提供数字货币销售的公司的诉讼中拥有稳固、近乎完美的记录,而且没有很多法律先例来赢得这场战斗。”,这也正是诸多代币融资项目方的担忧之处。

不过,Messari Crypto 2020年1月2日发布了一份《2020加密政策趋势预测报告》,其中针对SEC在2020年大幅度执法的预测章节,颇为戏谑地以一个设问句开头——谁会害怕大灰狼(SEC)?只要花大价钱聘请一批律师就可以了!

而这句看似调侃式的招数,却是现实中真实上演过的戏码。2019年9月23日,SEC与Block.one达成和解,Block.one同意通过支付2400万美元(罚款额占其代币融资总额的0.58%)的民事罚款来解决SEC对其进行未经注册的代币融资发行的指控,同时授予了其对未来业务的重要豁免权。

这不仅意味着block.one及EOS在合规化的路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高悬的政策“达摩克里斯之剑”也暂时得以解除,更从另一个角度为一众陷入类似指控困境的项目提供了思路,其中就包括Tezos——就在3月23日,Tezos宣布其在长达两年的法庭之战后,选择以2000万美元解决面临的诉讼问题。

作为史上第一个、也是EOS之前规模最大的一次公开代币融资项目,Tezos在2017年秋季通过了轰动一时的首次代币融资发行,实现了2.32 亿美元的收入,也由此进入了SEC的视野,陷入了类似Telegram的监管拉锯战。

然而可能并非所有的代币融资项目都能够像EOS和Tezos一般用钱解决问题,毕竟Block.one和EOS举重若轻的2400万美元,甚至都高过绝大多数项目总共的代币融资额。有足够实力的项目也未必会接受类似EOS的方案,Telegram区块链项目社区基金会一就度放出风声,“或通过「分叉」主网方式绕过SEC与美法院”。

同时4月1日晚间,针对SEC要求法院拒绝Telegram争取向非美国投资者出售代币的请求,Telegram律师最新表示,这违背了最高法院的裁决,该裁决明确限制了美国联邦法律仅适用于“在国内交易平台上市的证券交易”和“其他证券的国内交易”的权限,因此SEC的禁令是没有根据的。

 

image.png

 

无论结局如何,以Telegram为代表的一众新老代币融资项目,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要慢慢熟悉并且学会如何同监管相处,新事物诞生与发展的早期,野蛮生长难以避免,但随之的合规问题就会愈发凸显并成为至关紧要的生命线。

“企业家们如何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创建一个全新的、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生态系统呢?”。监管和创新的平衡,乱象与规则的交锋,路漫漫且修远兮,SEC和区块链项目们的这场博弈,注定也会在2020年的区块链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场博弈究竟能否达成一种“和解范式”,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白话区块链,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