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作為公認的「公鏈之王」,以太坊過去兩年的路起伏坎坷。

USV 合伙人 Joel Monegro 曾評價以太坊的社區為 chaotic but vibrant——混亂之中又充滿生機,事實確實如此。

混亂在於:一方面,1CO 募資需求驟減後,ETH 價格一路走低,收益遠低於其他主流幣;另一方面,一拖再拖的 ETH2.0 使得「畫大餅」的質疑之聲四起,未知幾時落地,礦工前途未卜;此外,社區爭論、治理困境等事件頻發,也令外界對以太坊生態的穩定程度畫上問號。

生機則在於:2019 年,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故事為以太坊帶來新的生態繁榮,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 DeFi 應用持續增長,2020 年 2 月 15 日,DeFi市場鎖倉值創歷史新高,達到 12.21 美元。越來越多的人相信,以太坊外無 DeFi。

同時,一眾傑出開發者仍活躍也只願活躍於以太坊生態之中,過去幾年,以太坊生態體系不斷擴大,開發環境不斷改善。根據 Ethereum1MillionDeveloper 數據顯示,目前以太坊區塊鏈上有 20 萬活躍開發者。以太坊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

同時,在對以太坊深入研究後,Odaliy星球日報認為,2020 年下半年的以太坊可能迎來新的高光時刻。

從幣價層面而言,以太幣今年一改頹勢,走勢強勁,雖然近日有所回調,今年累計收益仍超過大部分主流幣。CFTC(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也於近期多次向媒體喊話,以太坊期貨將在今年正式通過。

從生態層面看,夏季 ETH2.0 的階段 0 信標鏈(Beacon)即將上線,標誌着以太坊正式邁入 POS 新時代;而 DeFi 生態在 ETH2.0 之下也將進一步繁榮,促進以太坊生態活躍,並將在鏈上鎖住更多的以太幣,進一步減少市場流通量。

在一眾公鏈仍如無頭蒼蠅找不準方向的時候,以太坊的王者歸來之路顯然更清晰。

那麼 ETH2.0 的進展究竟如何,面臨哪些問題?影響 ETH 價格的因素還有哪些呢?

ETH2.0 不再是紙上談兵

眾所周知,ETH1.0 最為人詬病的,便是處理速度不足,即 TPS(Transaction Per Secound,交易吞吐量)不高,目前僅為 8.4,並一直在這一數值附近。相比之下,POS 公鏈的 TPS 通常都是這個數字的幾倍甚至十幾倍。

而 ETH2.0 的目標便是提高以太坊的可擴展性(提高 TPS)、安全性(POW 轉向 POS)和可編程性。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V 神)多次表示:“ETH2.0 能處理的交易量,比現有版本高出 1000 倍,這將讓以太坊成為真正的世界計算機。”

1. 姍姍來遲的階段 0

ETH2.0 的實現並非一朝一夕的工程,需要分成多個階段進行,其中最重要的是前面三個階段:階段 0、階段 1 以及階段 2。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ETH2.0 路線圖,沒有固定的時間表)

階段 0 會引入信標鏈(Beacon Chain),將其作為整個以太坊 2.0 網絡的 “命令和控制” 中心;階段 1 會引入分片鏈,允許數據存儲在這些分片鏈上但是不在分片鏈上處理交易;階段 2 引入分片虛擬機,允許在分片鏈上處理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階段 0 雖然不支持賬戶、資產轉移和運行智能合約,但仍可以將其看作是以太坊邁入 POS 新征程。因為信標鏈將運行 POS 協議 Casper,並且用戶可以在鏈上存入 32 個 BETH (Beacon ETH)成為驗證者,質押之後也能獲得 BETH 收益。

(Odaily星球日報註:BETH 僅能被驗證者使用,不能在鏈上轉移,也無法轉入交易所交易)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上圖是“V神”披露的以太坊抵押激勵政策)

根據以太坊開發者最初的規劃,階段 0 將在 2020 年 1 月 13 日上線啟動。但在 2019 年 10 月,開發者決定將分片數量(階段 1)從 1024 個減少到 64 個,所以發布計劃被推遲了。

今年 3 月 6 日,V 神在接受 Block TV 播客採訪時稱,ETH2.0 階段 0 將在今年夏天啟動,POS(權益證明 )終於要成為現實了。ETH2.0 客戶端實現團隊 Prysmatic Lab 的首席執行官 Preston 也表示,階段 0 主網將在第二季度末啟動主網。

沉寂了兩年,ETH2.0 終於將在今年正式問世。不過鑒於此前以太坊社區此前多次跳票,一些人也對這一落地時間產生疑問。

“大概率不會(跳票),但這種事情也很難打包票的。“以太坊研究者、EthFans 主編阿劍仍然充滿信心,”階段 0 技術規範上應該是足夠清楚了,接下來要看的是客戶端實現的強健度,這個方面是需要有耐心的。”

階段 0 的成功問世,離不開生態之中眾多優秀開發者付出的努力。

“目前 ETH2.0 研究團隊應該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基金會旗下,直接歸屬於研究員的團隊;另一個是 quilt 團隊,他們原本是負責 ewasm 研究的,現在也在致力於階段 2 研究。”阿劍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另外還有 8 個客戶端實現團隊,客戶端實現團隊只負責實現客戶端(軟件),不直接參与研究。”

這 8 個 ETH2.0 客戶端研究團隊分別是:ChainSafe Systems、PegaSys、Harmony、Prysmatic Labs、Sigma Prime、Status、Trinity、Nethermind。

根據以太坊研究員 Grant Hummer 所說,上述 8 個團隊均由以太坊基金會撥款資助,且每個客戶端都各有針對性的用例,有的客戶端針對智能手機進行了優化,有的客戶端是專為企業構建的。

客戶端多樣性是以太坊的核心原則 —— 如果有一個或兩個客戶端遭到破壞或是存在漏洞,整個網絡不會因此而奔潰。

2. ETH1.0 與 ETH2.0 並存

令吃瓜群眾不明所以的是,ETH2.0 階段 0 上線,是不是意味着現行的 POW ETH1.0 直接被取代?

“信標鏈不能代表整個 ETH2.0。此後,POW 的以太坊還會跟信標鏈共存很長一段時間。ETH 2.0 完全推出後,POW 鏈上的狀態也會遷移到 2.0 中,應該會變成其中的一個分片。”阿劍解釋說。

“ETH2.0 和 ETH1.0 會並行一段時間,因為早期的 ETH2.0 是不支持轉賬的,具體需要多長時間完全切換,估計得需要兩年時間。”dForce 及 Blockpower 創始人楊民道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

實際上,關於 ETH2.0 與 ETH1.0 如何轉換連接,目前並沒有具體的方案。當前也只有階段 0 的各項規範已經固定,階段 1、階段 2 以及後面的其他階段都還沒有完全成型固定下來。

“分片系統極具複雜性。這方面大家也研究了好一段時間了,也在不斷深化,去年年底出現了不少研究上的進展,但還沒有出現特別清晰的解決方案。用分片來實現可擴展性,核心的挑戰在於狀態的分片,全局狀態被切開以後,很多我們熟悉的區塊鏈範式都不能再繼續下去。”阿劍解釋說。

根據開發者目前的規劃,階段 1 將在 2021 年交付,階段 2 將在 2021 年末或 2022 年初交付。

不過,近日 V 神在 ETHLondonUK 會議上表示,階段 1 的上線時間有望提前,最早將於今年部署分片(sharding)技術。

綜合以上實際情況來看,ETH2.0 階段 0 今年大概率會上線,這已足夠回應此前的種種質疑。

同時,也顯示出以太坊強勁的進化能力。“快速迭代進化是「AlphaGo」成功的不二法門,以太坊正在這條成功的道路上狂奔不止。當前的以太坊類似於 2015 年前停留在實驗室階段的 AlphaGo 一樣,雖然尚未登上世界舞台,但已經顯示出無限的進化潛力,假以時日必然會大放異彩。”區塊鏈風投機構 BlockVC 對以太坊的未來表達了看好。

2020 年 ETH 的價格逆襲之戰

如果問你:2020 年開年至今,市值前十的的主流幣收益最高的是哪幾個?很不多人不假思索的會認為是減半幣。

誠然,減半幣,尤其是有着「減半三傻」之稱的 BCH、ETC、BSV 曾獲得極高的漲幅。但在行情下行的當下,減半幣的收益早已大幅縮水,如下所示: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上圖已經顯示,ETH 今年的收益已經跑贏絕大多數的主流幣。

此外,觀察 ETH/BTC 的價格曲線可以發現,ETH 在過去 1 年中長期處於下降趨勢中,但從 2019 年 9 月後,ETH/BTC 價格出現企穩,並在近期出現放量反彈。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雖然近日行情不佳,以太坊也出現短線補跌的情況,但從技術面來看,今年以太幣的價格很有可能再次迎來大規模上漲。

1. 向好的供需關係:礦工有意願參加 POS 質押,DeFi 鎖倉量還會上升

影響價格最關鍵的兩個因素,永遠是:買與賣。

從買方來看,今年以太幣的購買需求在不斷增加,特別是大戶已經開始囤幣。加密信息網站 Santiment 研究顯示,自今年年初以來,以太坊富豪榜前 100 名地址再次開始囤幣。“雖然目前尚不清楚這些地址和未來價格之間的相關程度如何,但該數據總體來說顯示以太坊看漲。”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除了巨鯨在囤幣,一些礦工為了即將上線的 ETH2.0 也在做着囤幣準備。前文已經提到,階段 0 已經邁入 POS 階段,可以通過質押獲利。

“我問過一些顯卡挖 ETH 的老礦工,驚奇的是他們囤了很多 ETH 就等着 POS 去質押挖礦。”星火礦池中國市場負責人邱曉棟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

“ 也許是 ETH 長期處在顯卡挖礦最高收益的幣種之王的地位,讓很多礦工頻繁使用以太坊網絡參與深度體驗的同時,也對此有了感情;也許很多投資顯卡挖礦的老礦工,在 ETH 挖礦上賺的足夠多的錢。總而言之,的確會有很多礦工願意參加 POS 質押,繼續維護以太坊的價值網絡的安全。”

實際上,礦工作為天然的「空頭」,他們在囤幣的同時也相當於減少了市場的拋壓,降低了以太幣價格的上行壓力。

而隨着 ETH2.0 的進一步完善,POS 協議中鎖倉的 ETH 數量還將進一步上升。V 神曾樂觀估計,引入 POS 將會使超過 1000 萬個 ETH 被鎖定在協議中。

此外,DeFi 市場的蓬勃發展,也使得更多的以太幣被鎖定,進一步減少拋壓。

2018 年,DeFi 市場尚處於蠻荒,產品數量有限,彼時的借貸產品也只有 MakerDAO 等為數不多的幾家且交易量有限。經過兩年的發展, dForce、dydx 等新興借貸產品不斷湧現,MakerDAO 的的市場份額也下降到 55% 左右。

DeFi 協議在以太坊上的鎖倉效應越來越明顯,類似在應用層面的 staking,鎖定很更多的以太資產。

根據 DefiPulse 數據,從 2017 年 10 月至今,鎖倉 ETH 數量呈現上升趨勢;特別是 2018 年 10 月至 2019 年 4 月期間,增幅最為明顯,超過 150%。2020 年 2 月 15 日,DeFi 市場鎖倉值創歷史新高,達到 12.21 美元。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雖然近期由於幣價波動,鎖倉量有所下降,但也呈現逐漸回升的態勢。

另外,來自中心化借貸(CeFi)RenrenBit 的數據顯示,從去年 7 月開始,鎖倉ETH數量也呈現不斷增長的態勢,漲幅最高超過 120%。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不過,今天以太坊跌至 170 美元左右,引發外界擔憂:MakerDAO 可能會發生大規模清算,進一步打壓以太幣的價格。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對此,MakerDAO 官微回應稱,目前整個 Maker 系統抵押率在 300% 左右,理論上可以承受 80% 的下跌,無需過分擔憂。

拋壓的第三個因素來就是老生常談的巨鯨,而其中最不穩定的就是來自 1CO 項目方拋壓。

根據 The Block 研究,從 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6 月的 12 月中,通過 1CO 募資的項目方所持 ETH 數量一直在穩步下降。數據顯示, 57 個代幣融資項目,每個項目平均每月清算或轉移 2500 枚 ETH (約 53 萬美元)。這些項目共籌集了 820 萬枚 ETH,其中有 590 萬枚 ETH (72%)自代幣融資以來已被轉移或清算。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大量的拋壓盤,不僅使得 ETH 價格難以回升,曾將價格打壓至谷底。但如今,項目方已接近拋售完畢,以太坊的上升阻力進一步減少。

“項目方的募資 ICO 基本上該出的或者該換成法幣的也都換得差不多。新的項目很大使用穩定幣,因此新增的來自項目方的拋壓會越來越小。”楊民道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

綜上所述,ETH 的價格上漲因素還是十分充足的。

2. 主流市場認可:CFTC 主席多次表示看好以太坊期貨

2020 年,以太坊的又一利好消息便是 CFTC 即將通過以太坊期貨。

今年 2 月,美國 CFTC(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主席 Heath Tarbert 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以太坊(ETH)期貨正在醞釀中。 “我們已經看到了以現金結算和實物交割的比特幣期貨。我的猜測是,我們還將看到以太坊期貨。”

就在 Heath Tarbert 講話結束後幾天,以太坊走勢開始變得更加強勁。接下來兩周,以太坊價格從 180 美元一度上漲至 288 美元,漲幅達到 60%。

實際上,這並不是 Tarbert 第一次公開看好以太坊期貨。早在去年 10 月,Tarbert 就曾表示,以太坊是大宗商品,以太坊期貨可能會在 2020 年開始交易,CFTC 願意為新產品開綠燈。“我想你很可能會在未來六個月到一年內看到一份以太坊期貨合約。”

儘管如此,也有不少人對於以太坊期貨的到來持懷疑態度。The Block 的一項調查顯示,32% 的受訪者認為 CTFC 不會通過以太坊期貨。

加密分析師 Noelle Acheson 也表達了自己的質疑。她認為,ETH 與 BTC 存在很大的不同:BTC 總量固定,具有一定的稀缺性,更能打動傳統投資者,ETH 仍在不斷增發,不具有這一特性;BTC 是沒有開發團隊的,算法固定,受開發團隊影響較小,而 ETH 有開發團隊且即將轉向 POS,這些不確定性也增加了傳統投資者的投資風險。

雖然存在質疑之聲,但Odaily星球日報研究後認為:今年其通過的可能性很大。

首先,CFTC 直接將以太坊定性為大宗商品,將以太坊的管轄權以及監管權從美國 SEC(證券交易委員會)手中奪了過來。後者將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全部定性為證券,因此一直沒有通過比特幣 ETF 等衍生品交易。

再者,CFTC 一直對於加密市場就持有包容以及開發的態度。2017 年 6月,CFTC 就批准LedgerX 獲得數字貨幣交易牌照;2017 年 12 月 1 日   CFTC 首開先河,正式批准了芝加哥商業交易所集團(CME Group)、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以及 Cantor 交易所的比特幣期貨上市請求。

最後,CFTC 主席多次放話會上線以太坊期貨,最終食言的可能不大。此外,Odaily星球日報發現,CME 官網此前已經上線 ETH 的實時指數,這也是其官網唯二的兩個加密指數(另一個是比特幣),可以看作是提前預熱,以太坊期貨呼之欲出。

以太坊就是公鏈之王,不接受反駁

(CME 官網)

另一個問題是,CFTC 通過以太坊期貨,對於以太坊以及整個加密市場會造成什麼影響?

對投資者而言,以太坊期貨無疑是一個重大利好,但也隱藏危機。

“如果有以太坊期貨,肯定會增加以太坊對主流資金的吸引力,價格上是難以判斷的。”楊民道表示,對於以太坊未來價格不能盲目樂觀。

對照比特幣期貨走勢,也許可以得到一些啟示。2017 年 11 月 1 日 CME 宣布推出比特幣期權,彼時比特幣價格只有 6200 美元;在接下來兩個月中,價格突飛猛進,並在 12 月 17 日 CME 比特幣期貨上線前日達到歷史高點 2 萬美元,漲幅超過 200%,隨後價格震蕩下跌。

換言之,以太坊價格可能在宣布之日起迎來上漲 200%(有望達到 500 美元),甚至有可能突破歷史新高(1400 美元)。不過,在期貨上線之後,價格可能遭遇一段時間的雪崩下跌。

“比特幣期貨給了傳統遊資做空比特幣的機會,特別是當時比特幣突破歷史新高,做空意願更強烈。“加密分析師李奧告訴Odaily星球日報,”我的建議是,在以太坊期貨正式上線前可以適當止盈。”

雖然對價格的影響只是推測,實際情況未必盡如人意。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會讓以太坊更好地進入主流視野,吸引主流資金,並拓展更多應用場景。

樂觀之餘不能忽視的挑戰:礦工前途+社區分裂+效率問題

雖然生態和幣價上都有諸多利好因素,但以太坊生態長期以來也存在着不少不容忽視的問題。

總結來說,主要是 POW 礦工的前途,社區的分化爭執,和常遭詬病的開發效率低下三項挑戰。

1. 挖礦何去何從?

ETH2.0 階段 0 上線,以太坊轉向 POS,POW 挖礦會有一段時間內並行存在,但最終 POW 挖礦必將消亡。

“礦工情緒首要肯定是擔憂,特別關心以太坊轉向 2.0 的具體時間的問題,但是由於目前誰都沒有標準答案,所以擔憂也只能持續。”邱曉棟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但也沒有上升到恐慌情緒,因為以太坊誕生之初就有轉 POS 的路線圖,只不過 2.0 的上線一直比計劃延後反到讓礦工「多挖了很久」。這一天遲早要來,做好眼前事,好好挖礦踏實賺錢,這是很多礦工的情緒。”

邱曉棟補充說,他作為一名顯卡礦工,也希望以太坊可以慢點轉向 POS,但是技術的革新是殘酷無情的。

礦工們面對這個生死局,只有三條路:一是完全停止挖礦;二是轉 POS,Staking 挖礦繼續獲得收益;三是尋找顯卡挖礦的潛力幣種,將 GPU 礦機切到其他小幣種獲得收益。

“挖礦也是一種信仰,挖礦時間久的算力稍微有點規模的,沒有遇到個人財務問題的話,基本不太會停止挖礦。”邱曉棟解釋說,“GPU 是以太坊挖礦的主力軍,GPU 礦機的魔力在於顯卡是通用計算硬件,不是只有一個以太坊可以挖,尤其對於 N 卡礦工來說,頻繁切換高收益的新幣種已經成為了日常,收益會比一直挖ETH都高。顯卡礦機非常能扛熊市,生存能力很強,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對於礦池而言,也不得不做出選擇:究竟是留在以太坊生態成為 POS 礦池,還是另謀出路?

“對於星火礦池而言,一是找到更有潛力的 POW 幣種來承接大量的 ETH 顯卡算力是當務之急。二是我們團隊起源於 ETHfans 以太坊愛好者,我們也會積极參与以太坊 2.0 的生態,繼續維護價值網絡的安全性,希望大家期待我們未來更多的新產品上線。”邱曉棟介紹了星火礦池未來的規劃。

2. 治理困境,社區分裂

以太坊核心技術成員 Lane Rettig 曾發文表示,以太坊的治理已經失敗。

“我們實際上就是技術專家統治(technocracy):一小群技術專家(核心開發者)對協議更新有着最終決定權。” Lane Rettig 解釋說,現如今以太坊面臨越來越多非技術領域的挑戰,但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站出來代表以太坊作出決定。

“核心開發者不想做出這些決定,因為他們自認能力不夠、害怕承擔法律風險,或者本身就習慣迴避衝突、只喜歡寫代碼。以太坊基金會不會做決定,因為他們害怕,往好里說就是擔心偏袒某一方,往壞里說就是害怕站邊(表達意見)。”Lane Rettig 說。

這也是以太坊經年累月面對的問題:看似去中心化背後,卻缺少成形機制,導致效率低下,不利於項目推進。

近期的 ProgPow 事件就一定程度上體現以太坊社區出現分裂。ProgPow 更新可以使以太坊挖礦更加「抗 ASIC」,從 2019 年就一直被廣泛提及,多次試圖加入以太坊更新提案中,但一直未能如願。

近期卻有以太坊開發者對媒體表示已經通過了 ProgPoW 提案,實則並未通過,從而在社交媒體掀起口水戰。作為社區強心柱的 V 神,雖然多次隱含地表示他不是很贊成這個提議,但還是對此表示持中立態度,這也導致該提案一直爭論不休。

“我覺得 ProgPoW 這種過渡性方案沒有意義,而且推動 ProgPOW 的共識是顯然不夠的。完全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去考慮這個方案,現在看這個方案是無法推行的。“楊民道也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邱曉棟同樣不看好 ProgPoW ,也給出自己的理由:首先從基金會目前全面發力方向來看,開發者們正在全力開發 POS,更多資金和人員應該配置到主要方向上,而不是為了抗 ASIC 而抗 ASIC。

其次,以太坊現在的算法挺穩定,目前 POW 幣種里支持 ProgPoW 算法的很少,大規模壓力測試還不夠。因此,雖然這個算法對於硬件的適配能力的確很吸引人,但不確定性還存在。像以太坊這麼大算力和市值的公鏈,牽一髮而動全身,激進地改動帶來的不確定性其影響可能會像蝴蝶效應一樣放大。

最後,ProgPow 算法對於 N 卡礦工來說顯而易見的改變是挖ETH優勢增大,但與此同時也會造成功耗升高,這筆經濟賬,礦工還是要算算清楚。

3. 效率問題:溝通難、決策慢?

以太坊一直被外界詬病溝通效率低下。

Grant Hummer 解釋了為什麼以太坊看起來效率低下:一方面是因為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開發完成,另一方面是因為採用循序漸進的方式會降低技術風險。對於這樣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密碼學貨幣網絡來說,“快速行動、打破常規” 的理念並不適用。

“不同於可以快速修復問題的中心化科技公司,密碼學貨幣網絡如果存在嚴重的客戶端漏洞,將造成遺患久遠的巨大破壞,因為該網絡的參與者都要手動更新到新的客戶端版本。在最糟糕的情況下(例如,攻擊者成功發動雙花攻擊),必須回滾多個交易,才能保障網絡的安全性。這會造成極大的聲譽影響,就像 2016 年的 The DAO 被黑事件那樣。”Grant Hummer 表示。

在邱曉棟看來,以太坊社區的效率並不低,從全球的分布式協作來看,已經是高效的。

“雖然以太坊即將要上線的信標鏈從 2019 年宣布 2020 年 1 月上線跳票到 3 月,現在又跳票到 7 月,可見 POS 開發是系統性全局性的,加上以太坊基金會的全球分布式協作,這項大工程難度還是非常大的。但是 2.0 進展總的來說還是比我預想的快和順利,由此可見基金會的決心。”

寫在最後

近日全球經濟跳水,數字貨幣市場也未能倖免,此前最為“抗跌”的 ETH 也出現一定的補跌趨勢。但強者恆強,馬太效應將依然適用區塊鏈行業,無論短期價格走勢如何,Odaily星球日報都持長期看好以太坊的態度。

在目前的競爭格局下,以太坊的勝利幾乎是註定的,唯一的區別只在於,這個時刻的來臨是現在,或是將來。

參考資料:

大話以太坊:Vitalik是以太坊的華盛頓

公鏈之王遭眾鏈圍剿,落魄以太坊能否王者歸來?

原創文章,作者:Odaily星球日報,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gscaijing.com/archives/49554?variant=zh-hant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gsbjb@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