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嘉楠深陷訴訟泥潭,區塊鏈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圍攻

嘉楠深陷訴訟泥潭,區塊鏈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圍攻

Marcus Aurelius 指出嘉楠的不當行為包括:發表誤導性陳述,沒有披露投資者應該知道的信息,從而在實際上誇大了 2020 年的潛在收入。

文 | 黃雪姣  運營 | 蓋遙  編輯 | Mandy王夢蝶

出品 | 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嘉楠耘智雖成功敲鐘,成為“區塊鏈第一股”,但這場名利雙收的“IPO 圓夢之旅”,實也“後患無窮”。

2 月 20 日,一家投資分析平台 Marcus Aurelius Value 發布對礦機廠商嘉楠科技(NASDAQ:CAN)的看空報告。

至次日,美國律師事務所 Schall Law 宣布將對嘉楠耘智進行調查。

此後,兩家美國律所 Rosen、Bragar Eagel&Squire 先後加入隊列,並在 Yahoo 張貼布告尋找嘉楠耘智的投資者,號召投資者聯繫律所以提起集體訴訟。

至 3 月 4 日,Bragar Eagel&Squire 率先出擊,開始代理嘉楠投資者 Phillippe Lemieux,在美國俄勒岡州地方法院提起了集體訴訟。除了起訴嘉楠耘智之外,原告同時起訴了嘉楠耘智 IPO 的承銷商,Galaxy Digital、華興資本、華泰金融控股和招銀國際金融等。

一場對針對嘉楠耘智的“訴訟轟炸”在所難免。

根據公開資料,嘉楠耘智於 2019 年 11 月 21 日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開盤價 12.6 美元,較發行價上漲 40%;隨後價格一路直下,上市不足一月便遭腰斬。但在 2 月 12 日,嘉楠股價突然拉升,日內漲幅 80%,最高升至每股 8.69 美元,本案原告 Phillippe 即在此時以每股 8.50 美元的價格購買了 200 股嘉楠股票。

只可惜,好日子只持續了一天。此後,嘉楠股價連續下挫。截至美東時間 3 月 5 日美股收盤,該股價格為每股 4.83 美元。

對於損失慘重的 Phillippe 等投資者而言,他們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就是這份 Marcus Aurelius 報告。

在報告中,Marcus Aurelius 指出嘉楠的不當行為包括:發表誤導性陳述,沒有披露投資者應該知道的信息,從而在實際上誇大了 2020 年的潛在收入。從當前證據看,嘉楠耘智至少有一個客戶被指控為利益關聯方,最終很可能無法兌現其宣稱的收入。

質疑一:和“客戶”存在關聯交易,

涉嫌誇大銷售預期

此事還得從嘉楠科技 IPO 的一個月前說起。

2019 年 10 月 27 日,港股上市公司雄岸科技(1647.HK)宣布,該公司之全資附屬公司杭州雄岸偉成與嘉楠耘智訂立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雄岸偉成擬在 2020 年底前向嘉楠採購或代表嘉楠經銷累計不超過 1.5 億美元的區塊鏈設備。

嘉楠深陷訴訟泥潭,區塊鏈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圍攻這一消息,無論是對雄岸科技還是嘉楠 IPO 前後的潛在投資者,無疑是個“重大利好”。受此消息影響,據東方財富網數據,10 月 28 日雄岸科技股價極速上漲 18%。

但這個利好實則經不起“推敲”。

首先,這一訂單量之巨,幾乎相當於嘉楠過去 12 個月的全部收入(約 1.77 億美元)。

再來看雄岸科技,圈內知名的香港小市值上市公司。據東方財富網最新數據,其當前市值不過 4500 萬美元。

根據其發布的最新財報,截至去年 9 月份的銀行結餘及現金(即現金流)未經審計,經審計的現金流系去年 3 月份的 1600 萬美元。假設其每季度的結餘現金流都有這麼多,那麼,一年下來其僅能購買 6400 萬美元的區塊鏈設備,距離“簽約”數額相差甚遠。而且,作為一家主業為樓宇建造及區塊鏈軟件開發的公司,將全部現金流投入經銷礦機也不現實。

當然,這筆看起來不太現實的交易,也不能隨意捏造,除非雙方的利益高度趨同。事實也的確如此。

嘉楠耘智招股書顯示,香港嘉基系公司大股東,持股比例達 8.8%,而據公開資料,該公司為雄岸科技最大股東姚勇傑間接控制。

嘉楠深陷訴訟泥潭,區塊鏈第一股遭多家律所圍攻但是,嘉楠科技的 SEC 文件中並未提及該交易。

以 Marcus Aurelius 的經驗,這一“合作協議”基本可以定為虛假,不過是嘉楠向投資者宣傳“財務前景”的工具罷了。

屢次謀求上市的嘉楠,多次向資本市場公布財務狀況。Marcus Aurelius 在其中還翻出了其他關聯交易的“前科”。

2016 年,嘉楠耘智曾嘗試借殼 A股上市公司“魯億通”登陸資本市場,其提交的文件顯示,一家名為杭州微推信息技術公司(下文簡稱“微推”)的實體在 2016 年突然成為嘉楠科技最大的客戶之一,並對嘉楠科技的銷售額快速增長做出了貢獻。

但查閱微推的資料,可知其最早由嘉楠的聯席董事長孔建平控制,後在 2017 年轉移到嘉楠的高管、股東孫奇峰手中,這一信息在提交給 SEC 的文件中同樣也提及。

更令人不安的是,天眼查資料顯示,微推在成為嘉楠客戶前不久,其註冊資本從 100 萬元增加到 5000 萬元,但在嘉楠科技“借殼”被拒後,2017 年又將註冊資本減少到 100 萬元,更讓人懷疑微推這一大客戶的真偽。

 

質疑二:礦機技術、

分銷商實力成疑,市佔或將加速下滑

同樣是在上市一個月之前,嘉楠耘智銷售總監在接受巴比特的採訪時表示,公司已經收到 50 萬台 A10 和 A11 礦機的訂單,這一數目到 2020 年或將超過 100 萬。而在其他地方的宣傳中,嘉楠耘智也自詡全球第二大礦機生產商。

但事實是,在當前市場上性能最好的 10 款比特幣礦機中,早已沒有昔日霸主阿瓦隆的位置。

在嘉楠耘智忙着向資本市場靠攏時,比特大陸和神馬均發生了人事巨震,但在如此情況下,兩家依然先後發布最新款,在 28-40W/T 的先進性能上展開角逐,而阿瓦隆礦機的旗艦機 A11 的最高性能還停留在 48W/T,性能弱勢可達 70%。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嘉楠耘智在 2018 年 8 月率先宣布“量產”7nm ASIC 礦機芯片,但其此後的系列產品看,7nm 礦機似乎並未真正推向市場。因此,對於嘉楠目前聲稱的“已在 5nm 芯片上進行布局”,對於其投產和銷售、使用情況,我們還需保持觀望。

從研發投入上看,Marcus Aurelius 指出,2018 年嘉楠的研發支出僅為 2650 萬美元,與比特大陸報告的當年前六個月的 8690 萬美元相比,相去甚遠。“因此,我們很難相信嘉楠科技能夠縮小與競爭對手的差距”。

其次,Marcus Aurelius 還指出,過去幾年,嘉楠最大的幾家中國客戶都不是主營比特幣挖礦的客戶,因此可能不會成為該司的回頭客,譬如上述言及的“微推”和另一大客戶“天津服裝”。

第三,Marcus Aurelius 發現,就在 IPO 之前,嘉楠從其網站上刪除了 11 個重要的分銷商,其中許多是小型甚至是可疑的企業。

比如,被刪除的 Nova Bit Mining Solutions,經查是由嘉楠的銷售代表之一 Andres Romero 控制。“但不知道在過去幾周的什麼時候,嘉楠突然將 Nova Bit 從其網站上刪除了。然而 Nova Bit 的網站繼續聲明它是嘉楠科技的“官方分銷商”。

Marcus Aurelius 繼續對七個被刪除的分銷商進行調查,發現大多數分銷商看起來規模很小,不像是能從嘉楠那兒購買大量產品。比如,像 Minerwarez、Distribufied 這樣的經銷商,官網僅提供很少的信息,也未列出電話號碼及地址,資料稀少,不像是一個常年經營大筆礦機的狀態。

 

你不能不知的“美式集體訴訟”

雖然嘉楠遭遇了分析機構看空,但我們要辯證地看待其陳詞,有不少分析用了疑似、懷疑等詞,其所列之證據,有不少也是聽取片面的媒體報道或是採用簡單觀察和推測的方式,若以此便直接否決嘉楠耘智,未免武斷。而且,就其所列之證據,嘉楠或許能給出真相的另一面。

了解美股市場的朋友都知道,律所扎堆發起“集體訴訟”比較常見。

集體訴訟制度起源於英國,在美國股市被發揚光大。簡單而言,就是有一位投資者就某個事件起訴一家上市公司,只要這位投資者贏得訴訟,那麼與之因為同樣原因受到侵害的投資者就同樣能獲得賠償,而賠償中的 20% 至 30% 歸律師和其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因此,很多律師非常願意打這樣的官司,往往名利雙收。

上文言及的 Schall Law,在其主頁上列出了多達數十起正在進行的集體訴訟案。此前,其還曾發起過對英偉達(NVIDIA)的投資者訴訟。阿里巴巴、拼多多、蔚來汽車等中概股均被“美式集體訴訟”盯上過。

2019 年 4 月,阿里巴巴在經過長達 4 年的鏖戰後最終敗訴,向集體訴訟原告賠償累計超過 3 億美元的和解費。

回到嘉楠案上,是否受理集體訴訟仍需由法院決定。

提起訴訟的律所同時強調,想加入訴訟的其餘投資者,須在 5 月 4 日前向法院申請成為主要原告。

參考資料:

嘉楠科技被華爾街看空:關聯交易、訴訟纏身、客戶涉及重大商業詐騙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gsbjb@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