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有生之年,被FCoin坑到底?

有生之年,被FCoin坑到底?

曾憑藉一己之力攪動交易所風雲的 FCoin 最終還是落幕了。

2月17日晚間,距離  FCoin 蹊蹺停服維護事件發生第 7 日, FCoin 創始人張健發布公告揭開 FCoin“ 停機真相”。

張健在公告中提及,正在面臨資金儲備無法兌付用戶提現的問題,預計無法兌付規模介於7000-13000 BTC(價值約6860萬-1.27億美元)之間。張健提及,已經決定切換賽道重新開始,並用新項目的盈利來補償大家的損失。

一周前(2月10日),FCoin 交易所臨時發布公告緊急停機維護公告,隨後的幾天,停服時間一再延長,官方團隊失聯。此後張健給出郵件提幣方案,而成功提幣的用戶少之又少。

FCoin 真相公告後,FCoin 再度發布公告變更郵件提現流程,稱用戶收到驗證碼並不意味着能夠成功提現,必須經過郵箱+資產的校驗才可按實際金額處理相關提現請求。

當晚,區塊鏈數據平台 Chain.info 對 FCoin 曾公開的比特幣錢包地址進行資產流向跟蹤後發現,該地址中的幾乎所有資金(約9900個 BTC)後續都流入了其他主流交易所中。其中,最後一筆大額轉出發生在今年 1 月 30 日,100 BTC 流入了幣安充值錢包地址中。

這場開年大戲究竟是“無奈破產”還是“早有預謀”?

張健認債,散戶群起討伐

在 FCoin 真相公告的最後,張健留下了“有生之年,負責到底”八個大字 ,但是幾乎沒有人為這篇 3000 多字的“小作文”買單。

“我的資產因為一個公告歸零了?我不敢相信,我也無法相信。”公告出來後,有關 FCoin 電報群、FTFan 社區、微信社群等地炸開了花,擠滿了要找張健維權的散戶。

“從火幣充了幾萬塊 USDT 和 0.1 比特幣進去,礦都沒挖,期間就買了 200 USDT 的 EOS,就這樣沒了?”

“幾萬塊錢打水漂了……BTC、ETH、EOS、USDT,主要是 FT 還有十幾萬……”

“我虧了 70 多萬,將近 40 萬是借的,這個月房貸也換不上了。”

……

各路維權群中,這樣的消息數不勝數。散戶們因 FCoin 暴雷虧損的資金,少則幾百數千,多的有 6 位數甚至更多。這些資金被鎖的維權者中,不僅有 FCoin 老用戶,還有一部分因“7億銷毀”利好才上車的新散戶。

有生之年,被FCoin坑到底?

有生之年,被FCoin坑到底?

而張健的公告發布後不久,一位律師的解讀在各個 FCoin 維權群中被轉載。截圖中,該律師解讀稱,原本以為張健要跑路了,跑路了就可以詐騙立案了,結果他承認了所有的債權,成功把一個刑事案件轉變為了民事案件,至於後面還不還,不知道。

有生之年,被FCoin坑到底?

針對張健認債即可逃避詐騙罪、刑事責任的這一種說法,Odaily星球日報採訪鏈法團隊郭亞濤律師獲得專業解答:

嚴格的說,上述說法並不準確。

第一,用戶與 Fcoin 之間存在着合同關係,Fcoin 為用戶提供數字貨幣交易的相關服務。如果Fcoin資不抵債,出現兌付危機,一方面,有幣在 Fcoin 的投資人就會成為他們的債權人,而 Fcoin 和張健就是債務人。

第二,成立詐騙罪,要求有詐騙的故意,要有非法佔有資金的目的,有使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如果說 FCoin 和張健一開始就是為了騙取大家的幣,那就涉嫌構成詐騙罪;

第三,之所以會有一種說法說跑路可能構成詐騙罪,是因為“跑路”行為,能夠說明行為人有不歸還用戶資產或者說是非法佔有用戶資產的目的,所以構成了詐騙。

郭亞濤律師進一步解讀稱,張健目前發公告表明其承認投資人們對其的債權,也就是他認了這些債務。這種情況下,這起事件從目前披露的情況來看,就是民事糾紛,不會涉及到刑事方面。

“目前,這個債務到底是誰的,還跟公司的性質有關,如果說 FCoin 自始自終都是以社區和團隊形式存在,並不存在公司實體,那麼最終是誰對資金損失有責任,就由誰來承擔這些債務。現在,投資人能做的事情,就是作為債權人聯合起來,儘早與張健溝通,了解情況,尋求解決方案。”郭亞濤說。

大戶、投資人、社區成員均聯繫不上張健,資金兌現問題早現端倪

實際上,FCoin 早在2019年就開始了社區化運作,如今,巨額資金究竟是怎麼沒的、巨額資金虧空背後的原因均未得到詳細披露。要進一步核實真相,不得不通過張健了解真實情況。

但張健如同前幾日一樣,在正沸騰的事件中心消失了。

“我找了所有能找的人,都聯繫不上張健。”在「FCoin真相」公告發布後,FT 持倉量近 1500 萬的大戶布局聖手嘗試聯繫張健,但最後不得不通過媒體隔空喊話。

布局聖手坦言從沒擔心過平台資金問題:“平台去年盈利狀況依舊非常可觀的,2018 年 6 月到 2019 年 6 月分紅就接近十萬個 btc。”

布局聖手稱,為了維權,大戶們四分五裂,各自發揮,各種小團體開始出現以謀求各自的利益需求。

同樣聯繫不上張健的,還有 FCoin 的早期投資人們,只不過,他們比大戶更先看到了 FCoin 資金兌現困難的現實。

就 FCoin發布公告稱無法兌付一事,Odaily星球日報採訪了 2018 年投資 FCoin 的早期私募投資機構。

一位私募投資人稱:FT上交易所後只收到了很小比例的幣,大多數的幣都在平台鎖倉,限制提現和流動,後來 BTC、USDT 理財的部分也都跑路全軍覆沒了,並且一直聯繫不上張健。

針對這一說法,一位社區核心成員向 Odaily星球日報證實,的確曾出現過這種情況,但是當時認為只是個別事件。

FCoin暴雷或引發幣圈多米諾

FCoin 的崩盤,正在引發幣圈的“多米諾效應”。

FCoin 暴雷後,ExinOne 團隊余幣寶資金最先發布公告,稱因部分數字資產存在 FCoin 理財賬戶,余幣寶將暫停充提。同樣受到暴雷影響的還有不少量化團隊和借貸套利個人。

“目前已經統計到有3家量化基金,出不來了。”一位業內人士形容,FCoin 崩盤的影響正在帶來連鎖反應,影響着幣圈。

受 FCoin 無法兌現崩盤事件影響,的確有一部分量化團隊收到了影響。

加密分析師鄶冬分析,FCoin 的現貨交易費率對量化團隊來說是很親和的,其默認費率一段時間甚至比 OK 還便宜一半。

據鄶冬分析,量化業務常見“保本保息”(款項里有對投資者的本金保護)、“低風險性不保本”(提供一定比例保險服務)和“高風險性不保本”(平台問題,不向客戶進行賠付,基金管理費比第二種便宜)三種類型,一般來說投資量化基金的人,大多會選擇第一種、第三種。而這些錢中,甚至還有從抵押借幣里出來的,非常虧。

同時,此次中心化交易所的信譽也受到了極大質疑,一些聲音表示,應儘早將“不靠譜的小交易所“內的幣提走,以防類似事情發生,恐發生擠兌現象。

中心化交易所“原罪”:準備金制度現實嗎?

FCoin 暴雷事件,敲響了中心化交易所的安全警鐘,人們重新開始重視起在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安全問題,中心化的運作模式再次遭受質疑。

有人說,不要相信任何一家中心化交易所。有人評價:中心化交易所是區塊鏈世界的bug。也有業內人士直指中心化交易所的弊端:用戶在這種交易所上交易,就是在裸奔,完全要看對方人品。

實際上,在中心化的交易機制中,交易所掌握着用戶資產私鑰,挪用用戶資產的情況再常見不過。有業內人士評價,目前市場中,只有個位數數量的交易所不會挪用客戶的資產。

這樣一來,選擇交易所就像是一場賭博,難道中心化交易所就沒有最好的解決方案嗎?或許準備金制度是一個短期內可行的方案。

RenrenBit CMO 梓岑進一步解讀:“只有平台真的暴雷的時候,才會意識到100% 準備金的意義,如果有100%準備金,如果有公開透明,FCoin 從一開始哪怕是 0.01 BTC的資金問題都可以及時發現,滑向深淵的每一步都可以止住。”

100% 準備金證明的方式,正是在幫助用戶把交易所的手腳捆起來。

但由於目前監管上針對數字貨幣交易所的監管條例仍比較模糊,目前交易所在準備金制度上大多也只能靠交易所自覺。當人們越來越關心資產交易的安全性,完善的準備金制度很有可能成為下半場中心化交易所競爭的風向標。

除此之外,當黑暗來臨之時,平台幣的價值往往先被證偽。

FCoin 暴雷,那些曾經舉杯高呼“FT 100,別墅靠海”的人從美夢中醒來,成為了今天 FCoin 事件的最大受害者。

這場風波過後,平台幣的價值,中心化交易所的監管和安全,都值得仍留在場內的選手們重新審視。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