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張健揭開FCoin停機真相:無法兌付規模介於7000-13000BTC

“通往地獄的路由善意鋪成”

是時候要披露真相了。真相哪怕再殘忍,也好過美麗的謊言。特別是公開的謊言,遲早都會在眾人的注視下不攻自破。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不能眼看着無辜的人受牽連,善良的人被蒙蔽。

現狀

FCoin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系統無法恢復的問題,而是資金儲備無法兌付用戶提現的問題。我們面臨的內部問題和技術困難,都是資金困難導致的結果。預計無法兌付的規模介於7000-13000BTC之間。

原因

既不是外部黑客入侵,也不是內部捲款跑路,而是數據出錯+決策失誤。這是一個略有點複雜以至於無法一句話說清的問題,時間跨度也很大,並且兩條故事發展線同時推進又互相影響,導致了最終的結局。為了讓大家有更直觀的理解,我不得不把整個故事前因後果說一遍。

不致命的數據出錯(2018年中)

藉著交易挖礦的橫空出世和80%的收入分紅,FCoin一上線就火爆了整個幣圈,使得用戶大量湧入,老牌交易所感到巨大壓力而被迫採取各種應對措施,一時間混亂和熱鬧的局面前所未有。

在這瘋狂的背後,是一個初創團隊不要命拼出來的。一切發生的太快,用戶希望更快,情況隨時發生變化,時刻處於高度緊張之中。我記得很清楚的一個細節是,有一個階段由於交易量、挖礦數量、分紅數量同時巨大,導致系統處於高危狀態時,大家甚至求着我說要放慢速度,不要堅持每日分紅,給技術點喘息之機,否則就會有嚴重的後果。我一開始不聽,因為外部市場壓力大,然而當我發現同事們都處在崩潰邊緣時(長期連續工作,甚至有人好多天沒時間回近在咫尺的家裡休息下),我妥協了。當我宣布延遲分紅的當天,FT從歷史最高點快速下砸,社區一片嘩然,逼得我不得不再次緊急給技術施壓,找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我想,禍根就是在這樣的場景反覆發生中種下的。前台的一路狂飆,導致我們根本沒有精力處理後台的問題。一個不可思議的事實是,我們甚至是在FCoin上線1年後,才有精力把後端財務系統上線(可以理解之前完全是裸奔)。

後來的某一天,一個好心的用戶提醒我們,他多收到了很多挖礦的返還。這立刻引起了我們的重視,開始徹查原因,並且凍結了一小批挖礦數據有問題的賬戶,及時收回了部分多發的挖礦。然而隨着調查的深入,我們發現了大量存在的分紅和挖礦返還的數據問題,並且這些問題已經存在多日,導致大量的用戶,早已通過買賣各類幣種及提現等操作,造成對其他資產的“污染”。由於當時每日分紅數量和數額都非常巨大,單是保證系統正常運作已經拼了命,再無力繼續深入徹查定位實際損失金額,只能先大致估算並且計劃日後處理。當時估算,損失大概摺合1000-2000萬美金,以我們的體量完全可以承受。

致命的決策失誤(2018-2019)

FCoin在2018年上線時,由於交易挖礦的火爆導致迅速崛起,以至於在上線的前幾個月中,單我個人就獲得了巨額收入(賬面累計高達1.5-2億美金)。對於任何初創團隊,這都是夢幻般的開局,甚至是大部分創業者一生無法企及的高度。FCoin的老用戶可能還記得,當時甚至一天的分紅就高達6000BTC。

然而對我個人來說,卻是災難的開始。因為早期FT的暴漲,導致為後面的長期下跌埋下伏筆。記得後來很多媒體形容FT暴跌了95%(這個時候他們故意不去提及短短的一兩周之內漲了100倍的事實)。

FT長期下跌+社區化,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我如此的注重社區,甚至願意為了社區付出我的一切,然而事實卻是,一旦下跌就是撲面而來的口水罵聲淹沒你。原因不重要,安全我不聽,我只要你做各種功能各種措施去挽救。為什麼別人有你沒有。為什麼你不推出更有力的措施。FCoin太早熟了,在他還沒有發育好的時候,沒有人給他機會讓他慢慢成長。所以,最終一切的一切都集中在了兩個字“幣價”。致命的決策失誤也就是這樣發端的。

“通證經濟是我的初心,一夜暴富卻不是,所以我願意用我的一夜暴富去換取通證經濟的初心。”

在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僅把我個人的全部收入用來回購FT,甚至說服了團隊其他成員也這麼做。就這樣,我和團隊所有的累計財富,全部成了幫助他人套現的墊腳石。我當時真的是一邊被千夫所指萬人唾罵,一邊拿着自己的真金白銀去回購FT。

但這為什麼是致命的呢?這就不得不說上面提到的數據出錯問題。如果沒有數據出錯,頂多是我們團隊個人財富歸零。然而加上這個因素後,導致的結果就是,我們用了受到 “污染”的分紅收入(既包括我們的真金白銀,也包括“多發”的分紅)去回購可能也受到“污染”的FT(多返還的情況),幫助他人真金白銀的套現。稍有常識的人就會明白,這個操作會導致資產虧空。

然而我們發現的太遲了。我們初步定位問題的擴大是在19年初,那時我不得不凍結了一批賬戶以保障安全,但大多數只是凍結了FT資產(包括一些挖礦大戶),少部分凍結了全部資產(包括大部分機構股東,不過凍結之前他們也已經提現了巨額的分紅收入)。由於對於數據追蹤和分析還不夠細緻(大家應該還記得上文提到我們財務系統是19年中才上線),導致我們當時認為雖然損失比最初預計的要大,但情況還完全可控。然後到了19年下半年,隨着我們後端技術的完善,加上熊市長期持續、資產持續外流,問題才開始暴露的嚴重起來。雖然我們也希望牛市來了各方面變好可以度過難關,不過這只是我們的單方面期望而已。資產的外流一直持續到停擺當日。現在復盤來看,如果沒有“全部收入用來回購”的決策,即使問題發現的晚,我們也會有充足的資金去覆蓋損失。可惜歷史無法重來。

上面兩個原因有點複雜,如果不好理解,我可以做一個簡單的比喻:FCoin這艘船在18年剛出航就撞擊了冰山,雖然船大導致不會立即沉沒,但劃開的口子卻在全速前進的決策失誤中越來越大,最終導致船於20年初沉沒。

尾聲

停擺當日,有個一起奮鬥的夥伴問我是不是再努力下,是不是可以向外部求援,為什麼不聯繫下火幣?雖然我心裡知道聯繫的結局,但我為了不給大家留下遺憾,我還是打了一個電話給兩年都沒聯繫的李林。畢竟是多年的老同事,信任關係還是在,所以我一上來就告知了他真實的原因(只是沒本文這麼細緻),然後探討下可能的解救方案,結果和我預想的完全一樣。因為我知道,如果李林答應救助,那火幣就不可能有今日,也不可能有明天。當天如果我換成是他,我也應該並且會做同樣的決定。

關於FCoin的種種,故事太多,短短的一篇文章無法展開,我暫時也沒有精力展開。如果要寫可以出一本書,大家將會看到各色人等粉墨登場,各種無恥的人花式秀下限。如果不是我足夠堅強,我根本撐不下來。但我思想中早已刻下了“人間不值得”的烙印。真的累了。

不要互相傷害

不僅用戶是受害者,所有為FCoin奮鬥過的同事朋友志願者、包括幫我站台的投資人等等,都是受害者,甚至受傷更深,因為他們也是當天或是現在才得知實情的。我希望廣大用戶不要遷怒於他們,或者揚言要傷害誰。所謂的內部分裂出現叛徒等等都是大家的想象,而不是事實。系統出現問題、FT銷毀等等都是互不相關的事件,同時也不是FCoin面臨的實質問題。在這種情況下,無法組織起來成建制的團隊來讓網站還能各方面正常運轉或快速的修復,或者是出現種種問題,是可以理解的。

所有的決策,都是我一人作出,怨不得其他人。

關於郵件提現

目前郵件提現全部由我在處理,所以效率很低。郵件提現處理會分兩個階段,當前階段和長期階段。我預計當前的郵件提現處理會持續2-3個月。由於當前的資產不足以兌付用戶,我會本着讓儘可能多的用戶提現的原則處理,儘可能縮小影響的人數。這裡面很難再探討公平的問題,大家也不要到處託人請求。我會儘力加速這個過程,並在處理結束後公布相關數據。

關於我後面的計劃

我已經決定切換賽道重新開始,希望能儘快的再起來,並用我個人新項目的盈利來補償大家的損失。新的項目有任何重要進展,我都會通過公開渠道披露。

一旦新項目走上正軌,我將開始長期階段的郵件提現處理,這個過程可能會持續1-3年。另外,對於廣大FT和FMEX投資人的其他損失,我也願意用新項目的盈利去補償,具體計算方法會在補償開始時和大家探討。

最後的話

“無私的初心,將帶來災難性的後果;人性的貪婪,才是社會前進的動力。”

世界上的事就是這麼諷刺。見了太多貪婪到極點的人,最終得以盆滿缽滿,還不忘心裡罵你一句傻X。而一心想成就事業而不怕犧牲全部財富的我,卻最終落得了跑路的名頭。

有生之年,負責到底。

張健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gscaijing.com/archives/47448?variant=zh-hant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