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假如索羅斯要摧毀比特幣,他會怎麼做?

歌舞昇平,十年了。
大家從沒有認真思考過比特幣會不會有一天迎來真正的崩盤,以及那時的模樣。高舉永恆牛市旗幟的多頭自然沒有想過,沒有多元思考無腦唱衰的空頭也沒有細緻想過。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本文的寫作目的絕非簡單唱多或唱空比特幣,而是討論一個有趣而嚴肅的話題:比特幣在目前看似光明的發展前景下,必然會遇到哪些危機?既然諸多資金力量不看好比特幣,他們為什麼沒有大舉做空?如果有一天,索羅斯們真的進場了,他們又會怎麼操作呢?

讓我們想象一個 4N 年後可能出現的場景。

比特幣的價格此時在 5 萬美元徘徊,流通市值終於達到萬億美元的門檻。

市場對比特幣的認識已經幾乎同化為數字黃金、儲值手段,隨着一些第三世界小國宣布將比特幣作為資產儲備,馬斯克的火箭走向流水線,比特幣支持者的宣傳口號甚至更加具有穿透力——比特幣是新世紀的外匯儲備,是 22 世紀的星際貨幣。

那些曾經唱衰比特幣的人——無論是理智分析的投資者,還是拍腦袋的路人,都被每一個持幣者嘲笑為「看不懂時代的人」。
什麼時代?西方經濟下行需要資產對沖的時代,部分國家惡性通脹需要儲值的時代,地緣政治緊張需要避險的時代,以及買入即賺錢的時代。
彷彿一切已經蓋棺定論,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盛世之下,危機四伏。
礦工們很快樂,大家用着先進的機器和金融工具,悠閑地計算着自己每天、每月的收益,熟練地運用遠期合約進行套期保值,他們中的一些人也囤積了一些比特幣,期望着比特幣將來 100 萬美元一枚的那一天。
投資者們也很快樂,世界上從來沒有一種資產能夠如此快速而持續地增長。在這期間比特幣的金融衍生品市場也迅速發展,不少投機客利用期貨和期權的高槓桿性,貪婪地享受着波動率帶來的快感,任何其他大類資產都不能帶來這麼大的機會。
最快樂的還是在產業鏈上游掌控金錢的人們。他們有的依靠着每天交易員們的短線廝殺日入千萬美元,有的依靠行業越來越大的借貸需求而滿載而歸。此時的比特幣市場已經趨近成熟,相比 2020 年的挖礦、交易,越來越多的組合產品成為普通大眾的入場首選。
金錢的味道讓大家着迷,沒有人在意行業的數據正在走向深淵,畢竟看空的人都是傻瓜,至少他們沒賺到錢,不是么。
在那個時候,礦工借貸挖礦、分期購買礦機已經成為常態,付全款的人那就是不會運用槓桿工具的傻瓜。
此時,全球比特幣礦業的綜合負債率已經達到 70% 以上,這意味着大量的礦工正在借錢使用槓桿挖礦,只要借款的利率小於挖幣的收益率,這就是划算的生意。
索羅斯來了,那個帶着國際遊資的狙擊手來了。
假如索羅斯要摧毀比特幣,他會怎麼做?
索羅斯先在現貨市場購入了 X 億美元的比特幣,不僅是索羅斯進場,還有更多的索羅斯們也在進場,他們是索羅斯在國際上的遊資友軍,各式各樣的投資基金支援到做多行動上來,那時候恰逢比特幣第 N 次減半炒作,並且形成了當時炒作行情時最洶湧的買盤,區塊鏈投資機構和媒體們振臂高呼:正規軍進場了!讓我們擁抱比特幣時代吧!
在完成現貨端的建倉、市場情緒進一步走向高潮後,索羅斯開始加碼在比特幣近月的期貨多頭倉位。
在一根長陽之後,衍生品市場的多頭如千軍萬馬般呼嘯而來,市場的空頭變得越來越少,能夠阻擋多頭的似乎只有多頭自己的平倉操作。
賬面浮盈已經頗多的索羅斯開始秘密命令助手做了一個操作——買入遠期的虛值看跌期權。
那時候期權交易已經像 2020 年的幣幣交易一樣普及和成熟,流動性水平大幅提高,索羅斯的建倉過程顯得很輕鬆。
那時候沒有人覺得比特幣會再次跌破 2 萬美元,畢竟比特幣一直是螺旋上升的。何況,現在比特幣已經因為索羅斯的現貨買盤漲到接近 10 萬美金了,期權的賣方欣喜地發售在 2 萬美元行權的看跌期權,計算着下一年又會有多少權利金能夠無風險入賬。
他們不知道,這些虛值看跌期權的買方對手盤正是索羅斯,而期權正是索羅斯此次獵殺的必經之路。當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
在比特幣正式突破 10 萬美金後,推特沸騰了。
假如索羅斯要摧毀比特幣,他會怎麼做?
麥咖啡重新表示當年的五十萬美元預言不是玩笑話,是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馬斯克表示比特幣是不是 safe word 已經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太空旅行將僅支持比特幣支付。知名交易員小 K 在某交易論壇講述起自己做多比特幣一夜暴富的經歷,礦工小 B 眼看礦機價格水漲船高,只好加大槓桿力度——繼續干!
這時,索羅斯準備出手了。他又秘密安排助手開始賣空比特幣遠月的期貨。由於市場處於強勁的多頭趨勢,第一批空單很快就集結完畢。索羅斯沒有繼續做空,而是停下來觀察事態的發展。
想要復刻做空英鎊、泰銖的好戲,索羅斯知道這還遠遠不夠。
那時候,比特幣礦機的 80% 已經轉移到了 M 國,而 M 國的算力大部分集中在 N 州。索羅斯聯絡了 N 州的地方官員,闡述了自己對比特幣過熱估值過高、礦業槓桿率走向畸形、想要做空比特幣的想法,並且表示自己這次集結了知名國際遊資 P,策略上幾乎萬無一失。如果對方能夠予以「消息面上的幫助」,索羅斯願意在事成之後予以盈利分成的 10%。
為了拿到市場上比特幣流通盤和比例的精確數據,在導出區塊瀏覽器的數據精確分析後,索羅斯深知必須要拿下交易平台這個黑匣子,他找到了當時 M 國最大的交易平台 H 所負責人。索羅斯告訴對方,收取十年的交易手續費不如跟我干這一票,況且知名遊資 P、N 州地方官員都已經加入了空軍聯盟。他表示,只需要知道 H 所期貨多頭大戶的爆倉點位,和賬戶剩餘保證金的資金量,就能夠以更少的資金實現精準打擊,並且許諾事成之後將節省的資金成本全部分給 H 所負責人。
索羅斯明白,市場已經是岌岌可危的高樓,他將會是那個點火的人,卻仍然需要更多火上澆油的機構。
於是,他開始聯絡上文提到的知名國際遊資 P,詳細解釋了自己做空的邏輯:挖礦行業相當於比特幣的一級市場,而現在比特幣的礦業已經十分紊亂,這是衰敗的前兆。資金借貸公司沒有再像原來一樣認真審核客戶的信用資質,而是為了更快地賺錢放款隨意,大量礦工拿到了貸款後購買更多的礦機,憑藉這些礦機企圖拿到更多的貸款,數據顯示整個礦業的負債率已經遠遠超過 70%。部分嗅覺敏銳的雲算力公司已經開始兜售未來 100 年的算力。
同時,二級市場散戶的避險需求催生了比特幣價格保險產品,加密資產金融公司不再像過去一樣注意風控,而是習慣了單純做期權市場的賣方,美滋滋地收着一份又一份「租金」。
索羅斯斜着嘴笑了笑,彷彿看到了獵物即將被捕那樣興奮,他繼續說道:要知道,比特幣的挖礦成本是 8.5 萬美元,現價 11 萬美元。現在又恰好是減半的時間點,礦工的區塊獎勵收益會驟降,只要把價格砸穿 7 萬美元,就一定能夠引發高槓桿礦業的死亡螺旋,現在市場那些多頭都會成為我們最絢爛的燃料,他們的連環平倉又會讓期權賣方手足無措。而且,做空比特幣是這個世界政治正確的事情,無論是股市還是商品,都可能會有不可抗力阻撓我們的計劃,而資金面博弈近乎到極致的比特幣是最好的屠宰場。
看對方還是有些猶豫,索羅斯補充道: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已經拿下了 N 州地方官員、H 所負責人,無論是消息面還是數據面,我們沒有失手的可能。這些頭寸策略我已經布局完畢,就等待你的加入了。遊資 P 的負責人點了點頭。
大幕拉開。
(2020+4N)年 12 月 24 日,索羅斯決定在大家放鬆警惕的平安夜重拳出擊。
當晚,索羅斯突然在遠月合約分多筆拋售了 10X 億美元的比特幣空單,引發比特幣從最高 12 萬美元墜落,由於拿到了 H 所的持倉數據,索羅斯在每個點位的操作都很精妙,最終成功引發了多頭的連環踩踏,價格最低暴跌至 9.5 萬美元附近。
第二天,當部分勇敢的現貨抄底盤湧入時,索羅斯開始大肆拋售之前購入的 X 億美元現貨比特幣,聖誕節晚加密圈無眠,投資機構和媒體們聞風而至,開始撰寫索羅斯拋售比特幣、疑似做空的文章。
12 月 26 日,空頭情緒開始在市場蔓延,知名國際遊資 P 加碼空單,市場開始陷入恐慌。索羅斯立即聯繫了 M 國 N 州的地方官員,對方隨即在 N 州發布了有關徹查比特幣違法用電的通知,以及《N 州抵制比特幣投機倡議書》,並呼籲 M 國議會關注比特幣不合理的投機和浪費電力現象。比特幣毫無懸念地跌到了 7.5 萬美元。
12 月 27 日,索羅斯原先持有的比特幣期貨多單進入實物交割,以 7.5 美元的單價再次拿到總價值 5X 億美元的比特幣現貨。
12 月 28 日,索羅斯傾售交割所得的比特幣現貨,市場進入深淵,推特中「比特幣傳銷、區塊鏈騙局」成為熱搜關鍵詞。
麥咖啡再次發推表示,自己的五十萬美元預言明顯是玩笑話,大家不必當真。馬斯克也表示,比特幣由於價格波動過大,不再適合作為星際旅行的支付貨幣。知名交易員小 K 在論壇留下一句「再見了!」就再也沒有出現。至於礦工小 B?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因為比特幣早已跌破 4 萬美元,礦機價格跳水,挖礦入不敷出的同時自己無力償還高額貸款,為了妻子和兒女,他只能銷聲匿跡般隱姓埋名。
12 月 29 日,被歷史稱為比特幣的黑色星期五,隨着多頭的節節潰敗,以及產業鏈多米諾骨牌式的倒塌,比特幣價格已經跌破 2 萬美元大關。加密世界最大的「銀行」Q 宣布破產,無力償還用戶資金和相關保單;而 M 國最大的礦機生產廠商 S 宣布永久暫停礦業業務線,轉而進軍太空旅行機器芯片的研發。
市場一片哀嚎中,索羅斯早期買入的虛值看跌期權開始成為實值期權,那一晚他賺了 500X 億美元。
這個故事根本不可能發生,因為……
相信很多讀者在看完上面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的故事後,第一反應會是上面這句話。
的確,上述故事在數字的描述上做了誇張化的處理,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一切從宏觀邏輯上是成立的——或者說,現在的客觀條件暫時不成立,但不代表以後不會成立。
索羅斯們之所以現在不會這麼操作,一來是比特幣的流通盤不夠大,還不能滿足大鱷們的胃口,二來是比特幣的礦業槓桿率還不夠高、期權等衍生品市場流動性仍然欠佳。現在的加密世界頭部公司仍然有着底線和初心,但如果在未來的高速發展中失去了這些珍貴的東西,其後果就將演繹成上面的故事。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真正想在這篇文章傳達的,絕不是唱衰或看空,而是希望給行業一些啟發和警示。

本文來自區塊律動BlockBeats,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gsbjb@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