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幣圈沉浮錄:一場理想和人性的終極考驗

幣圈沉浮錄:一場理想和人性的終極考驗

作者 | 安然;編輯 | 康曉

2017年5月的一天,在紐約一家豪華酒店頂層露台上,多名區塊鏈創業者圍在一起討論比特幣擴容問題。參與討論的吳忌寒清楚記得,當時陽光強烈,很多參會者都戴着墨鏡。一場討論下來,吳忌寒的脖子和後背都被晒傷了。

兩天後,來自全球21個國家56家知名區塊鏈初創公司共同簽署了紐約共識(隔離見證+2M)。按照紐約共識,2017年7月先讓足夠數量的礦工率先實施隔離見證方案,然後在2017年11月31日將區塊大小從1MB調整到2MB。

當大家都以為比特幣會避過一場痛苦的分裂過程時,比特大陸創始人吳忌寒“反水”了。2017年8月1日,比特大陸推出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區塊大小是8MB,使用BCH作為其代幣的符號(原來的比特幣的符號是BTC)。

按照“每6個月硬分叉一次”的發展計劃,BCH會在2018年 5 月和11月分別完成一次硬分叉。

或許吳忌寒沒有料到,接下來被“反水”的是他自己。2018年8 月,以澳本聰為首的nChain開發組宣布將創建BSV節點客戶端。問題是BCH-BSV版本與BCH-ABC版本的節點並不兼容。

自此,分別以吳忌寒和澳本聰為代表的兩大陣營開始爭奪BCH的主導權。2018年11月16日0:40分,吳忌寒和澳本聰兩大陣營的算力大戰正式開打。受此影響,11月14日起,在6000美元上方橫盤2個月的比特幣突然大跌近800美元,並在接下來的十幾天內多次重挫,在19日、24日跌破5000美元、4000美元關口。截至11月27日,比特幣收報3779美元,12天內價格跌去了40%。

幣圈沉浮錄:一場理想和人性的終極考驗

比特幣的此次大跌,只是2018年比特幣大跌的一個插曲。整個2018年,比特幣都處在震蕩狂跌中,一年以來的跌幅為73.47%。不僅是比特幣,2018年其他幣類也狂跌不止。

據騰訊《深網》統計,2018以來,瑞波幣跌幅為83.11%,以太坊跌幅82.36%,比特幣現金跌幅92.73%,萊特幣跌幅86.45% 。

幣圈沉浮錄:一場理想和人性的終極考驗

很快,虛擬貨幣價格的狂跌開始向幣圈產業鏈的其他鏈條傳導。幣圈投資者離場、礦機及礦機芯片產業的蕭條、虛擬貨幣交易量下滑、交易所關閉裁員……這些都成為2018年幣圈寒冬最真實的註腳。

區塊鏈和數字貨幣市場最大的危機在於,在複雜的行業環境和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在理想和人性的考驗面前,很多從業者的信仰崩潰了,而信心的重拾已遙不可及。

從All in到離場

幣圈的一大規律是:信息不對稱的散戶們,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在“抄底”還是在被“割韭菜”,所以散戶們在進入幣圈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抱住幣圈大佬的“大腿”,並試圖從這些幣圈明星投資者的動態和隻言片語中找到“快速致富”的途徑。

李笑來是比特幣在中國最早的“佈道者”之一。2011年,還在新東方當老師的李笑來用新東方股票賬戶上的1.31萬美元買下了 2100 個比特幣,每枚市價不足 10 美元,此後他繼續加倉到 6 位數。2013年4月20日,四川廬山地震當天,李笑來在Bitcoin上發起了對災區的比特幣捐贈,中國壹基金此後宣布共收到捐贈比特幣233個,(此時比特幣價格121美元)市值22萬元,比特幣第一次在中國成為捐贈物,成功吸引了中國人的部分眼球。

在此後的5年中,李笑來在虛擬貨幣領域的任何動作都會成為幣圈關注的焦點,甚至被其追隨者當成風口來看。

2017年ICO的造富速度讓所有人咂舌。據國家互金專委會發布的《2017年上半年ICO發展情況報告》顯示,2017年上半年,面向國內提供ICO項目的相關平台有43家,完成ICO項目共65個, ICO累計融資規模26.16億元,累計參加人次10.5萬。

在這個背景下,李笑來於2017年6月底推出 ICO項目EOS。EOS5天內完成了1.85億美元的融資,在二級市場的市值衝到了50億美元,有人戲稱這是“價值50億美元的空氣”;1個月後,李笑來的另一個ICO項目Press One在沒有白皮書的情況下為其眾籌了2億美元。

李笑來在ICO領域的造富神話立馬引起了知名天使投資人薛蠻子的注意。2017年7月薛蠻子開始接觸區塊鏈,並決定將重心投入到區塊鏈中,至今,微博上還流傳着他和李笑來的合影。

有數據統計,僅2017年年8月,薛蠻子就密集投資了12個項目。他同時還建議藍港互動董事長兼CEO王峰和美圖董事長蔡文勝 All in區塊鏈,鏡湖資本合伙人吳幽也在其建議下在當天購買了400個比特幣和3000個以太幣。

幣圈大佬們在ICO上的造富神話被2017年9月4日發布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打碎了。此後兩個月,李笑來等一眾ICO項目的明星很少在幣圈出現。

2017年11月15日,沉寂2個月的李笑來牽頭推出一個IFO項目,要在第 498888 個區塊高度對比特幣實施分叉,分裂出來的幣叫做SBTC (超級比特幣)。

以李笑來為主的開發團隊Super Bitcoin於11月15日推出SBTC (超級比特幣)。SBTC上市流通後,高點為5.26美元/枚,截止2018年12月27日,超級比特的價格為0.7123美元/枚,近一年跌幅99.77%。

李笑來的復出有個大背景。

自2017年8月1日,比特幣大陸推出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後,BTG(比特幣黃金)、BCD(比特幣鑽石)、BCK(比特幣王者)、GOD(比特幣上帝)、BTF(比特幣上帝)、LBTC(閃電比特幣)等各種分叉幣紛紛被推出,IFO(首次分叉幣發行)成為一種潮流。

IFO與此前出現的ICO一樣,迅速將炒幣推向了高潮。最能佐證這一高潮的是,不少大媽都入場比特幣挖礦了,有人甚至千里迢迢跑新疆考察礦場。

此後,虛擬貨幣開始瘋長,2017年12月中旬,比特幣和以太坊都達到歷史新高的1萬9美元和1300美元,區塊鏈項目的瘋狂程度達到歷史性的高點,大量人員入場。最直觀現象是,這時與區塊鏈投資有關的論壇、活動越來越多。

在全民ICO背景下,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也安耐不住了。2018年1 月 9 日,徐小平在一個 500 人的大群里高呼:區塊鏈革命已經到來,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他號召創業者們 all in 區塊鏈,要立即動員全體高管和員工,學習如何擁抱這場革命。

一時間,區塊鏈投資成了新的投資熱點。據統計,2018年第一季度獲得投資的項目中41%為區塊鏈項目。

2018年2月8日,虛擬貨幣交易所“幣安”的創始人趙長鵬登上了最新一期《福布斯》雜誌封面。從碼農到個人財富總額達 20 億美元的富豪,趙長鵬只用了大約 180 天。而據國外財經網站 Howmuch統計,此時幣安每天可以通過收取手續費獲得 348 萬美元的收入。

轉折點在春節之前出現了。2月7日,比特幣價格從2017年12月中的近2萬美元跌至7053美元,將近跌了2/3。這次跌幅在不少投資者看來只是短暫跳水,很多幣圈投資者相信,比特別還是會回到2萬美元的高位。

從後來比特幣的走勢來看,這些投資者猜對了一半。2018年2月21日,這14天的時間裡,比特幣就從2月7日的7053美元上漲到11796美元,回調67.2%。但此後比特幣再也沒有回到15000萬美元的關口。

抱着希望的“幣圈”投資者還對比特幣的回調抱有希望,春節期間,他們也不忘搜集關於區塊鏈行業的蛛絲馬跡。

2018年2月18(大年初三) 一個分享區塊鏈乾貨的微信群——“3點鐘無眠區區塊鏈群”忽然火了。群的建立者是SEEU& QYGAME 創始人玉紅。群里有紅杉資本沈南鵬、360董事長周鴻禕、天使投資人蔡文勝、薛蠻子、分布式資本合伙人沈波,甚至還有高曉松、佟麗婭、林允兒、韓庚等明星。據《中國企業家》雜誌報道,不到一天,“3點鐘無眠區塊鏈群”就達到了最高500人的人數限制。

玉紅和最早入群的行業大佬薛蠻子、陳偉星等共同在群里立下了規矩:群里討論的主題主要圍繞區塊鏈行業應用,嚴禁在群里發布關於炒幣、ICO等方面的消息。“3點鐘無眠區塊鏈群”的出現迅速引起了媒體的關注和廣泛的報道。

巧合的是,5天後的2月23日下午,美鏈BEC在OKEX公開交易,上線當日開盤暴漲超過4000%。蔡文勝在做客“王峰十問”時表態,“BEC美鏈不是美圖公司做的,也不是個人做的,只是跟美圖的海外產品beautyplus跟美鏈BEC合作的項目而已,後來因為爭議太大,BEC自身也出現重大技術漏洞,美圖公司也終止了跟美鏈的合作。”

美圖董事長蔡文勝還有“域名大王”之稱,靠域名交易轉的第一桶金,2018年初宣稱“我們只能擁抱泡沫、不參與才是最大的風險”高調進圈。據媒體報道,2月2日,美圖公司年會大獎發了10枚比特幣,按照2018年2月1日10069美元算, 10枚比特幣價值10萬美元。

在微信群之外,2018年4月24日,“世界區塊鏈大會·三點鐘峰會”在澳門舉行了落地活動。

在宣傳牌合影的留念的,除了區塊鏈創業者,還有披着色彩鮮艷的絲巾“中國大媽”。

2018年5月6日,比特幣當天以9961元收盤,此後的2018年中,比特幣的價格就一路在震蕩中下滑,再也沒有回到1萬美元的關口。

12月26日,一枚比特幣的價格跌破4000美元,與2018年5月比,價格跌了一半。

各種幣的暴跌,最受傷的還是比特幣的普通投資者。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2018年小年那一天我是怎麼過的”,比特幣持有者墨明一臉沮喪對騰訊《深網》說。2月8日,北方小年那天,一枚比特幣價格跌到7000多美元,與2017年12月高點時的2萬美元相比,跌了近2/3了。

“當時滿腦子都是比特幣,餃子吃完了都不知道是什麼餡的”。

散戶被套背後,幣圈的明星投資者慢慢退場了。

2018年7月,李笑來一段戲謔區塊鏈投資者的錄音被曝光,之後,李笑來立馬寫了《韭菜的自我修養》為自己澄清。2018年9月30日,李笑來又通過微博表示,今後他個人不再做任何項目投資(不管是不是區塊鏈,不管是不是早期),並準備花幾年的時間認真準備轉行。64天後,李笑來搖身一變,做起了雄岸科技的執行董事與聯席CEO,專註區塊鏈投資。

幣圈沉浮錄:一場理想和人性的終極考驗

△李笑來微博截圖

退出幣圈的不止李笑來。在李笑來之前,幣圈新生代投資人朱潘已經因為陷入終極賬本(ZJLT)的投資人維權風波宣布永久退出幣圈。

而當初號召創業者們 all in 區塊鏈的徐小平,已經刪光了所有相關微博;勵志要將重心投入到區塊鏈中的薛蠻子,今年上頭條的方式是一口氣買下京都一條街, 並把稱它為“蠻子小路”。薛蠻子表示,“蠻子民宿”將在一年內,通過或買或租的形式在京都拿下100幢町屋,成為當地最大的町屋所有者之一。

連鎖反應:失業、跑路、利潤下滑

對於新興產業來說,投資者和資本的離場就意味行業將進入寒冬,對於幣圈及區塊鏈產業來說更是如此。

區塊鏈從本質上說可以看作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數據庫,其本身作為一種技術而存在,虛擬貨幣只是這個技術上長出的最為人熟知的“果子”。虛擬貨幣入冬,勢必會導致其產業鏈條上的其他產業的連鎖反應,最先感到寒意的是挖礦的礦工們。

比特幣礦工,通俗點講可以理解為一種挖掘區塊、同時得到一定數量比特幣獎勵和交易記賬礦工費的計算工作,一般來說投入的機器越多,挖的區塊越多。

“我一年前就不挖礦了,改做倒賣礦機生意了”,老趙對騰訊《深網》說,“我2016年上半年從黃牛手裡花6000元買了一台礦機,找了個託管的礦池。那時挖礦已經很難了,我挖了一年只挖了0.0004個比特幣,現在比特幣跌成啥熊樣,算上我投入的電費、網費及買機器的錢,沒賺錢還虧了不少,所以我早就對挖礦不報希望了,現在跟朋友開始做礦機倒賣生意。”

老趙挖礦的經歷是不少礦工境遇的一個縮影,很多礦工比老趙損失更慘重。這裡有個對比,據摩根士丹利分析師曾經測算,如果比特幣價格低於8600美元,比特幣挖礦工將無利可圖。按照7500美元的價格計算,挖礦還要浮虧13%,而現在比特幣價格已經跌破4000元/枚。

“我後來轉行去倒賣礦機,是因為看到朋友在好的時候一台礦機能賺3000塊錢,但我幹了小半年了,一單也沒成。也是,連我自己都不挖礦了,沒有礦工了,機器賣給誰”,老趙自嘲的搖搖頭。

炒幣者和礦工的日子不好過,不少礦場也因為資不抵債被迫關門。2018年11月中旬,世界上最大的單體礦場Giga Watt因“資不抵債,無法償還到期債務”在華盛頓州東區破產法庭申請破產保護。據披露的法庭文件顯示,Giga Watt拖欠電力供應商Neppel Electric 50萬美元的電費。

礦工減少、礦場倒閉最直接的後果是,礦機廠商生產的礦機賣不出去了,利潤下滑,IPO之路受阻。

2018年5月15日——9月26日,主要礦機生產商嘉楠耘智、億邦國際、比特大陸先後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根據三家招股書顯示,2017年3家礦機生產商的營收分別為13.08億元、9.78億元、25.17億美元(約170億元)。隨着2018年虛擬貨幣市場的暴跌,以上礦機廠商的利潤開始下滑。以特幣大陸為例,據招股書顯示,比特幣大陸2015年-2017年一直在盈利,2018年第二季度卻出現了虧損。

截至12月27日,比特幣大陸和嘉楠耘智能否成功IPO還是未知數,而億邦國際則疑因捲入銀豆網非法集資案,被暫停上市程序。

隨着虛擬貨幣價格大跌,數字貨幣交易所的日子也不好過。有數據顯示,全球至少有超過300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停運或者倒閉。

而據Blockchain Transparency的報告顯示,即使現在還在運營,多數加密貨幣交易所存在着偽造交易量的行為。

不僅僅是小型交易所,就連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幣安(Binance)也明確的感覺到幣圈寒冬的到來。幣安創始人趙長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今年10月份以來,幣安的交易量下跌將近50%,目前的交易量只有今年年初時的十分之一。”而這與他登上《福布斯》雜誌封面只隔了8個月。

幣圈不景氣,區塊鏈媒體從業者的境遇也與年前相比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

2018年11月28日,節點資本創始合伙人、金色財經創始人杜均在朋友圈說:“媒體的日子不好過,金色財經每月虧損近300萬。還有不少XX財經、XX區塊鏈都在虧損中……”,並在評論中提到,“這個冬天比想象中難熬,金色賬面上還能撐3年,3年牛市還不來的話,就只能帶着這100多人出去找工作了。”

而在2018年初,區塊鏈相關人才要靠高薪才能招到。據Boss直聘研究院數據顯示,2017年11月之前,區塊鏈相關崗位的平均招聘薪資為2.32萬元;2017年11月之後,區塊鏈相關崗位的平均招聘薪資達到2.58萬元。

現在不少區塊鏈從業者的普遍心態是,不求高薪只求別被裁掉,熬過寒冬。

2019年,幣圈會好嗎?

從2009年1月3日“中本聰”開發出首個比特幣程序開始,比特幣的發展已經有了10年的歷史。在這10年里,比特幣的發展充滿了動蕩和暴漲暴跌。

2011年,比特幣從31.91美元跌到了2美元,快跌到底了。2013年,比特幣的價格又從低點時的22美元,衝到高點時的1200美元,一年翻了54倍。比特幣為何會暴漲暴跌?2019年後,各種虛擬貨幣的價格還會反彈嗎?

對於比特幣暴漲暴跌的狀態,財經評論員肖磊對騰訊《深網》表示,“由於沒有物質載體,比特幣本身更像一個消息市,對於各類利多或利空的消息,市場會做出非常迅速的判斷。例如比特幣在2017年12月到2018年2月的暴跌,主要是因為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於2017年12月18日正式推出比特幣期貨合約。”

隨着比特幣期貨的上市,場內場外做空資金開始活躍,大量的拋盤開始襲來,槓桿性做空加速,恐慌性下跌出現。另外美聯儲持續加息,數字貨幣市場ETF的落空,數字貨幣應用價值遭到質疑,投資者對數字貨幣市場的熱情從極度樂觀轉向極度悲觀等也造成了比特幣的暴跌。”

縱觀比特幣前10年的發展,“比特幣本身更像一個消息市”的論斷同樣成立。

2011年5月29日,瑞典海盜灣創始人里.卡德·法爾克文奇宣布將自己所有的財產都換成比特幣,受此消息的影響,比特幣價格達到31.91元。幾個月後,法國工商銀行以“操作電子貨幣非法”為名試圖關閉比特幣交易所Mt.Gox在法國的銀行賬戶,之後比特幣價格一度降到1.99美元。

2013年2月,受社交新聞網站Reddit宣布付費服務將接受比特幣付款的利好消息影響,比特幣價格衝到30多美元,這讓比特幣在互聯網參與流通領域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此後比特幣一路飆漲,2013年11月,比特幣最高時突破1200美元的大關。

按照“數字貨幣本身更像一個消息市”的邏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在2019年價格走勢是不可期的。

“不過可以預判的一點是,2019年會有更多人離開幣圈”,財經評論員肖磊對騰訊《深網》表示。

本文來自騰訊深網,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gsbjb@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