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挖礦

我打算和一代機皇S9一起離場

我打算和一代機皇S9一起離場

所有人都知道,礦工挖比特幣的兩大成本,是礦機和託管電價。

如今,各礦區入冬,枯水期已至。礦場供電從豐水電變成了枯水電或是火電,託管電價普遍在 0.35-0.37 元/度之間。除非幣市遭遇極端行情,否則電價近期不會大幅波動。

同時,隨着大戶進場與挖礦的產業化,礦工對於穩定性、合規性的訴求更高,電價逐漸成為了一個“常量”。

毫無疑問,礦工思慮的重點就變成了新舊礦機的替換。

11 月 25 日,比特幣跌至自年初大漲以來的最低點——6638 美元,擊穿 S9 關機價。

與去年熊市 S9 尚能起死回生時不同,大批新礦機投向市場,獎勵減半將至、幣價卻無起色,如今的“一代機皇”可能迎來了真正的壽終正寢之時。

謀遠慮的大礦工,早已在數月前就大批購入低功耗、大算力的新代礦機。無論是幣價下跌,還是算力上漲,競爭優勢只會逐漸凸顯。

而仍以 S9 為主力的礦工呢?

不少已經回本的礦工打算讓 S9 在架上一直挖到油盡燈枯;另一些礦工在聯繫買家,準備同 S9 一起離場暫避風險,但相較 3 個月前,S9 價格已暴跌 70%,很難有人接盤;另一些礦工則在做最後努力,希望通過改裝為 S9 爭取時間。

這背後的真相是:隨着新舊礦機更替的,還有新人舊人的角逐和替換。

挖礦是門強關係、重投入、長周期的生意,同時還在加速地集中化、機構化。

無法穿越周期的小礦工們,也正如逐漸被淘汰的 S9 一般,生存空間被一再擠壓,遇到風浪時只得被迫離場。

S9 正在死亡?

F2pool 數據顯示,基於 11 月 25 日的比特幣挖礦難度,以 0.38 元/度的電價計,S9 的關機價在 6786 美元。幣價一旦低於此,挖礦獲得的幣值將無法覆蓋電費及運維成本。

11 月 25 日的大盤跳水,讓包括“一代機皇”螞蟻S9 在內的 6 款比特幣礦機宣告“收不抵支”。此後一周,全網算力下跌 4%,以 S9(13.5T)的算力計,少去的 4660 Ph/s 算力(1 PH/s意味着每秒進行 1 萬億次哈希運算),相當於有 35 萬台 S9 下架了。

兢兢業業、站崗 3 年,S9 這名老兵走到了職業生涯的謝幕時刻。

2016 年,比特大陸發布螞蟻礦機S9。這款神機在隨後三年中佔據礦機市場半壁江山,幾乎成為比特幣礦工標配,業內人士口中的“有礦場的地方就有 S9”。

至 2019 年 6 月,比特大陸在諸多先進礦機的夾擊下,仍在發布 S9 的升級版本 S9 SE 和 S9K,可見其市場號召力。

而 S9 還能支撐多久,主要有兩個影響因子,幣價和算力難度。

幣價難以預測,不過,很多人對比特幣能守住 6786 美元這一支撐位難言信心。

即使幣價能穩步上漲,但不斷到貨、上架的新礦機正在一再推高全網算力,蠶食 S9 的微薄利潤。

自今年 5 月起,各礦商的新代礦機漸次到貨。如圖所示,今年較去年算力最高增長了 140%,多為新代礦機帶來的。

我打算和一代機皇S9一起離場

深鏈財經援引一位經常大批採購礦機的礦場主的說法稱,“現在深圳華強北每月到貨 10000 台螞蟻T17,現在每月保底增長 5 Eh/s(相當於 39 萬台 S9),而這還只是一家廠商、一種型號的礦機。

整體而言,各家礦機廠商的期貨已經訂到了 2 月份,也就是說,未來 3 個月內,全網難度不斷上漲已成定局。

以當前挖礦難度和 0.35 元/度的電價計,S9(13.5T)的挖礦收益僅余 2.07 元/天。挖礦算力(難度)每上漲 1%,S9 的收益就少 1%。

這點微薄利潤,決定了還在堅持運行的 S9,要麼是在電價較為便宜的枯水礦場(因枯水量小,因此礦場規模也較小),要麼是在自家的火電礦場中。

為啥要強調是自家礦場呢?

上述言及,S9 在短期內隨時面臨下架的風險,因此,在 10 月底豐水礦場停止運行時,很多火電礦場主不願接收 S9,免除機位突然空置帶來的潛在損失。

很多礦工不願守着這點利潤,已經下定決心清倉離場。

在 3 月份行情剛復蘇時,礦工黃燦以千元出頭的價格買了二手 S9,至下半年已回本盈利。

“當時想着能挖一天算一天,真沒想到(S9)11 月份就跌到關機價了。”黃燦說著,一邊準備把手中的 S9 悉數清空。

但不幸的是,遭遇礦場拒收、瀕臨關機的 S9,價格已一落千丈。

以螞蟻S9K(14T)為例,9 月初時官網售價達 2700 元,三個月後,也就是 12 月初,其價格已跌去 70%,僅售 800 元。

“其實在豐水結束前 2 個月(也即使 9 月初)這樣賣掉的話價格還可以。但誰能想到呢。未來(S9)只會更便宜,除非幣價暴漲。所以能割趕緊割。”黃燦忖度道。

S9 還有救嗎,新礦機可以買嗎?

挖到被迫下架和出售顯然更被動,一些礦工獨闢蹊徑,希望通過改裝為手中的 S9 謀得一線生機。

在 S9 遭遇礦場拒收、瀕臨關機之際,一些礦機維修商、服務商順勢推出 S9 改裝服務。

改裝就是兩台 S9 改成一台雙筒礦機,改裝後的礦機算力可從 13.5T 提升至 20T(提升 30%),功耗相較單台上漲 10% 左右,功耗比則從 100 T/W 降至 77 T/W,相當於性能更為強悍的 S11,日收益約有 100% 的提升,能更有力地應對幣價下跌、算力上漲甚至是產量減半。

我打算和一代機皇S9一起離場

我打算和一代機皇S9一起離場

數據來自:Poolin幣印礦池

改造的費用市場價從 20-60 元不等。以當前算力難度和 0.35 元/度的電價算,改裝後的 S9 上架運行約 1~2 周可回本(成本包含來回運費、改裝費)。

“礦機改裝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螞蟻 S1-S3 時代就開始改電阻降功耗了。”礦場主王果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

11 月初到現在,王果不時看到有人趁着低價大量回收 S9,進行改造再上架。

王果也拿自家礦場的幾台 S9 做了改裝試驗,“是能省點錢(電費),但故障率就不好保證了。我升級的幾台不太穩定。從大方面來說,S9 本身陽壽快盡了,迴光返照,不會撐很久。”

相比於花心思拯救 S9,王果正考慮買點新礦機“補位”。

無論是幣價下跌,還是算力上漲,低功耗大算力的新代礦機在競爭中的優勢只會愈發凸顯。

但在當下,幣價不明朗,新礦機在回本前會趕上比特幣減半(新代礦機的回本期多在 10-18 個月之間),回本期延長似乎無法避免。在這多重因素影響下,礦工的觀望情緒較濃。

“從行情上看,根據上次減半經驗,幣價在減半前會漲,減半後會跌,再往後1年牛市才來。在牛來之前,你要承受在沒回本的情況下持續交電費的壓力。雖說一直都有幣的產出,但挖賣提不算好策略,遇上幣價低迷時太被動了。”王果對購置新礦機顧慮頗多。

準備清空 S9 的黃燦暫時放棄了購置新礦機的想法。“除非來了大行情,要不然,幣價又跌、產量減少,越臨近減半大家的悲觀情緒會更重。我覺得到那時礦機會更便宜。”他搖搖頭,認為新礦機的“抄底時機”未到。

從上市至今,新機價格的確一直在下落。

如下統計,自 9 月初到 12 月初,各家礦機廠商的大算力礦機價格出現了 27%-57% 的跳水。

我打算和一代機皇S9一起離場

新礦機的銷售情況並不樂觀,這從礦機廠商大力營銷的動作中也能窺見一二。

12 月 7 日,比特大陸在成都客戶答謝會上披露了系列礦機“促銷”政策。一是支持客戶分期購買礦機,依據訂單量不同,最高可拿到 20% 的首付優惠;二是推出“買礦機送期權”活動,對訂單滿 1000 萬元的客戶,贈送訂單應付金額 1%(也就是不少於 10 萬元)的看跌期權,以此幫助客戶對沖幣價下跌的風險。

此舉能否帶動銷量,尚未可知。

和 S9 一起離場,我還能回來嗎?

短期的礦機買賣抉擇背後,是對長期趨勢的預判。

近期,國家發改委將“挖礦”移出淘汰產業,嘉楠耘智成功登陸納斯達克,都被業內視為重要利好。前者解除了礦業的“紅線警報”,後者給大家普及了挖礦產業,助推主流金融市場慢慢接受礦業資產。

而今年大家感知最明顯的,是礦業玩家的變化:大資金批量入場和金融手段加持。

小礦工們,也正如逐漸被淘汰的 S9 一般,生存空間被一再擠壓,遇一點風浪即被迫離場。

試問,去年礦業大關機離場的人,有沒有在今年的小牛行情中回來?而今年瀕臨關機甚或暫時離場的礦工,還有機會留下看來年光景嗎?

2018 年 11 月 15 日至 25 日,比特幣在 10 天中從 6500 美元跌至 3652 美元,擊穿多款礦機關機價,導致全網 60~80 萬礦機下架,全網算力暴跌 1/4。

當時,小礦工江振勤因為家中要蓋房子,早早賣了礦機躲過了暴跌。這次“劫後餘生”讓這位礦工在今年行情起來後猶豫不決,“怕又像 18 年那樣黃粱一夢,挖了半年的礦機剛準備回本,就暴跌了。”

至今年年中,等江振勤想重啟挖礦時,全網算力不斷飆升,新代礦機現貨每台基本都要 2 萬元,算了下回本周期,剛好到減半周期,怕幣價在彼時發生較大變動,江振勤決定作罷。

去年賣出“13 台顯卡礦機和 14 台萊特幣礦機”的他,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撿起“礦工”的頭銜。

現在,準備清空 S9 的黃燦正如當初的江振勤一樣,打算暫時離場。

可即使行業真正回暖,這種對礦機價格、幣價、難度、回本期格外敏感的小礦工能做到預判周期,順利上車而不做“接盤俠”嗎?

答案不言而喻。

一位業內人士也道出小散接連離場的原因:“2017 年年底的牛市帶來了太多人,加上熊市,挖礦利潤被不斷攤薄。如此競爭狀態下,小礦工無法像大型礦商那樣從規模經濟中獲益。”

小礦工告別 S9,礦業告別小礦工

機構化、集中化,可能是所有行業走向成熟的標誌,也是宿命。

在 2019 年開年的 3、4 月份,隨着行情顯露出牛市之光,圈門之外已經圍了一群虎視眈眈的“覓食者”。幣圈基金、電力行業、傳統金融玩家們紛紛攜大額資金前來,誓欲淘到金礦。

我們能直觀看到的有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富達,加密基金 Fundamental Labs、了得資本等。

5 月 5 日,富達在加密貨幣專項會議中透露,將布局比特幣挖礦及相關的能源產業。不久後,區塊鏈投資機構 Fundamental Labs 亦推出了 4450 萬美元(約合 3 億人民幣)的一期基金,用於算力建設。未來該基金還將分批募資,目標總規模達 1.5 億美元。

對於 Token Fund 而言,本輪小牛系比特幣獨漲,優質 ICO 項目匱乏、一些新幣上來就先割私募,二級市場除比特幣短暫回暖外無一突圍,無奈,投身不斷翻漲的礦業反成了一種不錯的配置;對於傳統基金也同理,礦業相較其它標的更“有利可圖”。

基金入場的方式,多是直接與礦場聯合,基金出錢,礦場出人、出力,收入按比例分成。

看中新人入場的生意,加上業內很多老礦工已經在去年的熊市中苦苦支撐,沒有閑置資金,人人算力 CEO 王孝一遂與人合夥籌集了算力基金,面向有錢但不會或是不打算親自上手挖礦的投資人籌錢,找電、買礦機、基建和運維由王孝一團隊提供,待投資回本後雙方分成,投資人拿大頭。

當然,那是上半年的事情了。連月來行情不佳,拉升了新人繼續進場的門檻。但“不幸”的是,熊市銷量不佳的礦商們,則開始大舉挖礦了。

比特大陸在 12 月 7 日的答謝會上還推出了一個聯合挖礦模式,由其提供 S17 系列礦機及電費(0.35 元/度),合作方出礦場和運維,聯合挖礦一年。挖礦所得在扣除電費後,凈收益客戶可得 25%,其餘歸比特大陸。若凈收益小於電費支出則不分配收益。

“挖礦是一個零和遊戲(同業競爭)。任何人要想獲得,其他人都必須按比例地失去。”一位礦業老人再次點破優勝劣汰的生存法則。

在大玩家蜂擁入場時,除去新人笑,還能聞見舊人哭。從配置礦機到找電,不同規模的礦工差距持續拉大。

我打算和一代機皇S9一起離場

譬如,某礦工若購買螞蟻 S17 礦機,根據官方最近政策,買 1000 台以上的每台優惠 500 塊錢,買 500 台以下相較多花 500 元。另外,購買 100-999 台螞蟻 17 系列礦機,礦工可分期付款,首付 50% 即可拿到礦機;而購買 2000 以上首付僅需 30%。

又如,某 20 萬負荷大礦場,只接受大算力機器和全年託管,若中途搬走需繳納較多違約金。這一條款顯然對有實力、尋求穩定的大礦工更加有利,對於熱烈追尋枯水低價電的中小礦工不會太有吸引力。

如前文所述,挖礦是門強關係、重投入、長周期的生意,而且還在加速地集中化、機構化。

這個行業越來越不歡迎弱者和新手。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