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收縮、破產、出逃,日本數幣交易或進一步降槓桿

上周,日本金融廳審議會代表中島真治發推特表示,自己已經向金融廳提議將數字貨幣交易槓桿控制在2倍以內。鏈得得在之前的報道中多次提到中島真治,作為日本金融廳智囊團成員、日本數字貨幣的輿論領袖之一,中島的提議很可能受到金融廳的擁護。

【鏈得得獨家】收縮、破產、出逃,日本數幣交易或進一步降槓桿

100倍、25倍、4倍、2倍,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2019年5月底,日本金融廳通過了《金融商品交易法案》修訂案,將在2020年4月開始執行。鏈得得也曾分析過,在數字貨幣交易業協會(JVCEA)旗下的正規軍們,都必須將交易槓桿控制在4倍以內。這在當時行業平均25倍、甚至有交易所高達100倍槓桿的現狀下,引發了大量的不滿。具體請參看【鏈得得獨家解讀】日本《資金決算法案》細則修改,交易所監管新規出爐。

很明顯,這一規定將直接影響到占日本數字貨幣交易市場80%的保證金交易業務,摧毀了投資者的熱情。

但是,據中島真治的言論,金融廳甚至會考慮將槓桿壓到2倍以下。而且,《金商法》修訂案還表示,交易所必須在冷錢包中存放熱錢包中等值的數字貨幣,防止事故發生後無法及時應對。

這無疑給日本數字貨幣交易所無形增添好幾個枷鎖。金融廳時常入駐式檢查,高達280項的彙報細則,交易所的管理成本大大增加。再加上不斷湧現新的正規軍和預備軍的市場爭奪(目前在排隊申請牌照和等同交易所的隊伍已經排了100多家)。

2019年9月,日本金融廳批准了Line的數字貨幣交易所LVC的申請(具體請參看【鏈得得獨家】日本出牌!揭秘日韓最大社交平台加密支付體系“三步走戰略”)。隨後,樂天參戰,雅虎也藉著收購TAOTAO交易所直接參戰,日本數字貨幣交易市場呈現出兩主在國際市場廝殺(Liquid和bitFlyer交易所),巨頭撐腰的10幾家在日本國內廝殺的混亂場景。

各種寒流直接導致數字貨幣交易市場的參與者們信心全無。上周,109.44億日元負債額的數字貨幣交易量化公司Bitmaster破產就是直接影響。

冷熱錢包儲備金準備困難

除了交易所,量化交易公司近日也傳來噩耗。位於鹿兒島市的加密資產銷售公司Bitmaster於本月22日向東京地方法院提出破產申請,總負債額為109.44億日元。該公司成立於1986年5月,原本專註於葬禮服務,在比特幣高潮的2017年5月更名,將其業務改為數字貨幣量化服務公司。

雖然本次破產申請的部分原因在於8月的鹿兒島市Bitmaster總部發生了大火,但Bitmaster表示,

“數字貨幣市場漲跌幅度太大,再加上比特幣市場價格(相比於以前)漲幅過大,購買與用戶所存等值、等量的比特幣變得越來越困難。”

各大交易所為了應對市場縮小,競爭對手增加的局面,也開始自尋出路。

Coincheck換帥,轉型歐美市場

巨額資金流失事件之後,Coincheck這個全球第一梯隊數字貨幣交易所賤價賣給了Monex集團。但是在11月22日,根據Coincheck公告,一直兼任Coincheck的社長、同時也是Monex集團CFO的勝屋敏彥辭任Coincheck的職務,換由一直在美國打市場的蓮尾聰擔任,一手創立Coincheck的和田晃一良仍舊為副總。

2018年,蓮尾聰在Monex集團旗下數字貨幣交易所TradeStation Group任職,主攻美國市場。蓮尾蔥接任後的主要戰略目標,一定是放在歐美市場,這也是日本市場見底的被迫之舉。

Liquid超過bitFlyer成為日本交易量第一

但是歐美市場也並不好打,Coincheck事件之後,一直是日本2虎之一的bitFlyer就一直把重心放在美國。早早就在加尼福尼亞設立分公司,並在英國等歐洲市場頻頻發出動靜。但是據鏈得得App行情數據統計,目前從實際戰況來看bitFlyer的交易量,在本季度甚至不如將市場放在東南亞的Liquid交易所。

但是總體來看,2019年年底的生死存亡之戰後的《金商法》修訂案實施對交易所的桎梏,沒有做好十足準備的業界從業者,將會很難生存下去。

本文來自鏈得得,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gsbjb@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