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幣圈大逃殺:幣安封號、實習生被拘留、高管隨時跑路

幣圈大逃殺:幣安封號、實習生被拘留、高管隨時跑路

作者|邦妮

10 月 24 日,政策對區塊鏈的一聲鼓勵,一大批幣圈人士在朋友圈開啟了慶功會。

“乘着區塊鏈的東風”“釋放重大利好,起飛!”“終於能大大方方說自己是做區塊鏈的了”之聲不絕如縷。

比特幣一天內漲了40%,10月25日單天吸引 55 億人民幣入場。在烏鎮區塊鏈峰會上洋溢着快活的空氣。彼時,有人發出了“警世箴言”:“歷史告訴我們,正規軍進山,第一件事就是剿匪。

他們沒想到,一語成了讖。

幣圈“剿匪”正在進行中。

一周之後,一家宣傳“一鍵買美股”的交易所被拘捕調查,甚至有入職數月的實習生被拘留。

然後,上海市金融穩定聯席辦、央行上海總部互金整治辦聯合發布《關於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摸排整治的通知》,要求全市各區對轄內虛擬貨幣交易、ICO及其推廣引流活動進行摸排,一旦發現從事相關活動的互聯網企業立即報送,並督促整改退出。

文件流出後,有人士大呼“94”又來了。

幣安、波場的官方微博接連被封;二線交易所BiKi員工近日大批離職;部分交易所創始人進入跑路狀態。

一時間,區塊鏈行業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據悉,部分交易所老闆讓員工在家坐班,“隨時準備着跑路事宜”

“如果非要往最惡劣的方向走,我也沒什麼可顧忌,最多’94’再來一次。”幣安binance聯合創始人何一向DeepFlow深流(id:deep-flow)表示。帶着一股視死如歸的士氣。

不到一個月時間,幣圈從業者就經歷了從平谷到高潮、再回落至冰點的戲劇人生。

封號、拘捕、失聯

“完犢子了,各位,幣圈要大結局了。”從業者阿凡提說。
此刻幣圈上空“黑雲壓境”,空氣中瀰漫著死亡的氣息。
據吳說區塊鏈,宣傳部門已下令,要求官方媒體集體出動,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嚴打區塊鏈詐騙,重點打擊目標或為交易所
10 月 30 日,Biss交易所大部分工作人員被警方帶走調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詐騙以及洗錢,其中包括創始人 BMAN 以及 BISS 員工(其中還包括一位是還未正式參加工作的實習生)。
11 月 11 日,人民日報旗下證券日報對BiKi交易所揭露報道,稱其上線“無項目落地,無技術支撐,無實際價值的’空氣幣’”。
11 月 18 日,央視“焦點訪談”欄目點名趣步等項目“借區塊鏈之名行圈錢、詐騙之實”,並稱“區塊鏈不是’取款鏈’”。
風聲越來越緊,從業者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凜冽的寒意。
“’94’還好,最多嚇唬你一下,或者幣圈大佬被邊控,而這次是直接抓人”。業內人士黃天成稱,這次直接抓人判刑,而且普通員工也遭殃了。
“現在不再是玩錢的階段了,都在跌。”數字貨幣投資者鍾玉璽向DeepFlow表示,“這兩天把小所的幣都提了。
“抹茶昨天已提光。”鍾玉璽的語氣里不無惶恐。
抓人、失聯、離職潮,正在當下的數字貨幣行業真實發生着。
知情人士透露,因為害怕承擔風險,大批BiKi交易所員工已於近期離職。
11 月 13 日晚間,幣安和波場的微博官方賬號被封;11 月 18 日晚 11 點 10 分左右,OKEx突然宕機,投資者陷入恐慌。對此,DeepFlow向OK集團創始人徐明星、OKex首席戰略官徐坤求證,截至發稿前尚未收到回復。
某頭部區塊鏈媒體員工告訴 DeepFlow,因為政策的不明確,目前和他們合作的交易所宣發活動全部停止,只能靜觀其變。
“我今天都接到羅湖經偵的電話了,問我知不知道某一個項目方的辦公地址還有負責人。”在一個區塊鏈媒體群里,有投資者惶惶說道。
“監管出手,手必重。”一位金融監管人員如是說道。
交易所從業者們,惴惴不安,猜測誰會是下一個Biss。
資金正在出流。根據 Mytoken 數據顯示,截至 19 日中午,7天之內,比特幣流出資金 4.72億元,以太坊流出資金 0.78億元。
“最近幾天,部分交易所都讓員工在家辦公,老闆有的身居國外,有的做好隨時跑路的準備。”業內人士黃天成稱。
黃天成介紹,國內數字貨幣監管缺失,導致基本每項區塊鏈業務都對應着一項或多項罪名。
“ICO、IEO和發幣,就是非法集資和詐騙,合約就是非法期貨,槓桿和借貸就是非法配資,幣股等業務有外匯資產流失的風險,OTC有洗黑錢的風險。”
“放眼全球,加密貨幣行業都是高危的。”黃天成告訴DeepFlow,不止是Biss,國內所有的交易所基本都有涉及上述業務。
”刀口舐血的日子終於是到頭了。”
當下,這些區塊鏈從業者緊繃著,一邊等待最終判決,一邊開始回顧事件背後的始作俑者。
“’94’不都過去兩年了嗎?為什麼一切捲土重來,並且更加重鎚?”大家一邊抱怨,一邊將目光望向了數字貨幣交易所們。
交易所的原罪

2019 年幣圈的光環始終籠罩在數字貨幣交易所的頭頂。
數字貨幣交易所一直是站在食物鏈最頂端的物種。一方面,他們手握流量,可以向項目方收取不菲的上幣費,另一方面,通過OTC、理財、期貨、合約、槓桿、平台幣等業務,他們又能向投資者收取費用。
目前火幣網僅交易手續費就能夠養活一千多人的團隊,更勿論合約、槓桿、礦池等其他業務了。”一接近火幣網人士告訴DeepFlow。
利益誘逼的另一方面,由於監管的缺失,數字貨幣交易所一直魚龍混雜、亂象不斷。
如果拿 2019 年的幣圈復盤,從中選取關鍵詞,那一定少不了 IEO 和 共振幣。
上半年的 IEO(可理解為交易所變相ICO),下半年的共振幣,讓一些人走向財富自由之路,也將不少投資者割得血肉模糊。
但無論是IEO還是共振幣,交易所都是絕對核心。前者幣安領銜,後者以MXC、BiKi、WBF交易所為代表。。
幣安靠着一波又一波 IEO 浪潮,將平台幣 BNB的價值推向新高,半年內翻了 6 倍。
而 MXC、BiKi、WBF交易所一共上線數百個資金盤項目,更憑藉某個資金盤項目就可獲利上億元。
一位 VDS社區的大戶告訴DeepFlow,抹茶交易所(MXC)今年最賺的一筆,是超發 VDS,然後用假 VDS砸盤。作為給抹茶帶來極大流量的資金盤項目 VDS,其流通市值曾一度高達 90 億元,抹茶也通過超發假 VDS砸盤獲利上億元。
對此,DeepFlow向抹茶交易所創始人陳建求證,對方稱,建議聯繫形象大使玉竹。截至發稿,DeepFlow尚未收到玉竹回復。
“你仔細發現,現在出問題的都是這幾家玩火的,要是認真運營做事的、不故意觸碰紅線的,基本不會出什麼差錯。”黃天成說,他們的猖狂引起了上面的注意,為了避免P2P崩盤再度重現,政府採取了更加雷厲的措施。
11 月 15 日,上海有關監管機構聯合印發《關於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排摸整治的通知》(下稱通知),摸排活動包括虛擬貨幣交易、發幣以及為ICO項目、交易平台提供宣傳、引流和交易買賣等服務。

幣圈大逃殺:幣安封號、實習生被拘留、高管隨時跑路

目前符合通知中所描述的,最典型的是Binance幣安。
根據鏈上財經報道,幣安是唯一將境內總部設立在上海的頭部虛擬交易所,幣安在上海共有 3 處辦公場所,常駐員工超過了 200人。
業內人士稱,該通知是專為幣安而來,或與幣安近日“高調回國”有關。
此前,幣安先後收購合約交易平台 JEX、開通 OTC 交易,直指“國產交易所”OKEx和火幣的地盤。
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在微博上表示,監管的意思是,幣安這種完全境外交易所,要讓道給境內願意服從監管的火幣、OKEx。
對此,DeepFlow向剛剛過完 32 歲生日的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求證。
“儘管同行以我個人隱私攻擊,我也保持克制,是因為投鼠忌器。這個行業里,每個項目拉出來挖一遍、深度調查一遍,可以負責任的說沒有一家比幣安底子乾淨;如果非要往最惡劣的方向走,我也沒什麼可顧忌,最多’94’再來一次。”何一告訴DeepFlow。
另外,抹茶交易所也在上海。今年 6 月,抹茶交易所註銷了國內的主體公司後,將其成都辦公司大部分搬到了上海,然後對外宣稱自己是一家 Base新加坡的數字資產交易所。
但據了解,目前身在新加坡的員工,只有創始人陳建在內的少數高管,抹茶交易所大部分員工仍在上海上班。
DeepFlow從抹茶員工處了解到,陳建近幾月長居新加坡,“可以隨時跑路”。
此時的區塊鏈世界不再是暴富的歡呼、韭菜的嚎叫,而是肅殺和死寂,當重鎚懸而未落之時,沒人知曉下一個被砸的會不會是自己。
P2P式的整頓

隨着情勢的加劇,有人預測,即將到來的是“幣圈即將迎來P2P式的整頓”。
黃天成上一份工作是一家P2P公司的文案,他見過其他現金貸公司的前台被抓進去一個月,至今後怕。
更壞的消息還在不斷傳來。
據人民法院報,近日,安徽省蕪湖市鳩江區人民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李冰購買一套自帶控制盈虧功能平台投資交易軟件,搭建起虛擬投資「比特幣」「萊特幣」等項目交易平台,在獲取被害人信任後,通過發送虛假的投資盈利截圖,引誘被害人到該公司搭建的虛擬投資平台投資。
經審計,該詐騙集團共計詐騙526萬餘元。
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李冰等41名被告人詐騙案,李冰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100萬元;其餘4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10個月至12年6個月不等有期徒刑及罰金。
“這就是嚴打。”黃天成說,該集團每人獲利不到 12 萬,就被判了這麼重的刑。
“如果按照這個(判罰),抹茶被抓了,全公司牢底都要坐穿。”
知情人士稱,頭部交易所們都不希望Biss被判刑。一旦Biss被判刑,其他交易所也概莫能外。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如今,Bman交錢保釋,已不在拘留所。
11月18日,設立在中國銀保監會的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於向各省市處非辦發函,提示防範假借「區塊鏈」名義的非法集資風險。
據了解,在防範假借區塊鏈名義非法集資方面,有關部門鼓勵群眾積極舉報,符合條件的還會給予獎勵。據悉最高獎勵可達 10萬元。
“如果靠舉報能回本,那就不炒幣了。”一位投資者不無戲謔表示。
當我把這個消息轉述給一位數字貨幣投資者,他頭也沒抬,直接問道:
“那是開空還是開多?”
在這位散戶眼裡,哪家公司倒閉還是被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還能不能找到下一個投資平台。畢竟,金錢是永不眠的。
另一邊,一眾交易所老闆還在靜靜等待監管靴子的落地。
“希望區塊鏈行業越來越規範。”一數字貨幣交易所創始人告訴DeepFlow,“我們從來沒有停止過擁抱監管,行業合規這塊我們肯定絕對是支持的”。

本文來自DeepFlow,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