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大打中美關係牌?切割和Libra的關係?大佬銳評扎克伯格聽證會證詞

大打中美關係牌?切割和Libra的關係?大佬銳評扎克伯格聽證會證詞
 
作者丨深鏈財經
運營丨一百 小石頭
 
美國當地時間周三,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即將就Libra前往國會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作證,今日,其聽證會證詞得以披露。
在證詞中,扎克伯格就Libra的願景、合規問題以及與Facebook的關係進行了論述。可以看到的是在證詞當中扎克伯格使用了一些說服技巧,比如打中美關係牌,製造對立。
就扎克伯格的這份證詞,深鏈財經也特地邀請到了經濟學家朱嘉明學術助理、中國第一本Libra專著作者之一龍白滔博士,財經評論員、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蔡凱龍,CBX研究院創始人和院長谷燕西,知密大學發起人劉昌用等多位對Libra有持續關注和研究的業內人士進行分析,同時也整理了美國議員的相關評論,希望帶大家分析和透視扎克伯格這份證詞背後的“秘密”,看清Libra未來的發展。
「 扎克伯格證詞精要 」
1.Libra背後的理念是,匯款應該像發短信一樣簡單和安全。
Libra將是一個全球支付系統,有充足的現金儲備和其他高流動性資產作為後盾。我相信這是需要構建的東西,但是我知道我們現在並不是理想的使者。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面臨許多問題,我敢肯定,人們希望任何其他人都可以提出這一想法,除了Facebook。
2.如果美國不創新,我們的金融領導地位就無法保證。
當我們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並沒有等待。中國正迅速採取行動,在未來幾個月推出類似的想法。 Libra將主要依靠美元支持,我相信這將擴大美國的金融領導地位,以及我們的民主價值觀和全球監管。如果美國不創新,我們的金融領導地位就無法保證。
3.一些人認為,我們打算繞過監管機構和監管規定。
我們希望明確一點:除非美國所有監管機構都批准,否則Facebook不會參與Libra支付系統,並讓它在全球任何地方的推出。我們支持Libra推遲發布,直到它完全解決了美國的監管問題。 
4.我們將Calibra設置為受監管的子公司,以便Facebook的社交數據和Calibra的財務數據之間有明顯的區別。
Calibra不會與Facebook分享客戶的賬戶信息或財務數據,除非是為了防止欺詐或犯罪活動,當人們明確選擇分享他們的數據時,或者當我們有法律義務必須這麼做時。
5.Libra是否打算取代主權貨幣,以及私有公司是否應參與這種創新?
我想明確一點:這不是創建主權貨幣的嘗試。就像現有的在線支付系統一樣,這是人們轉移資金的一種方式。
Libra無意與任何主權貨幣競爭或進入貨幣政策舞台。 它將與美聯儲和其他負責貨幣政策的中央銀行合作,以確保這一點。我們期望Libra協會的監管框架將確保該協會不會幹預貨幣政策。
(扎克伯格聽證會證詞中文完整版,請點擊文末閱讀原文)
「 大佬銳評扎克伯格證詞 」 
1.蔡凱龍:扎克伯格舉中國數字貨幣的例子有些牽強
這個證詞的全文大部分在我的意料之內。三點在意料之內,一點在意料之外。
Facebook和扎克伯格都強調Libra是支付功能,是普惠金融的一部分,讓支付成本更低,讓更多人能夠享受金融支付。這也是他們的宏偉願景之一,我相信再次強調Libra願景,可以幫助他們順利過關,因為他們的願景實在是符合主流社會,符合全世界大家共同的看法,也是為什麼這麼多人支持Facebook的原因。
預料之內的還有Facebook應該切割與Libra的關係,因為如果大家都認為Facebook擁有Libra,或者Libra和Facebook強綁定的話,有很多監管的問題。特別是美國國會對Facebook的個人隱私泄露、金融壟斷非常擔心,因為他們不想讓Facebook這個擁有全世界27億人口的巨頭公司在金融上也是巨頭。
因此,小扎很聰明地在證詞上說,Facebook也許不是一個最好的Leader,也強調Calibra,他們的一個子公司是Libra的成員之一,未來由Libra聯盟主導。四五天前的一個公開場合,小紮根本都沒有談及Libra,所以,現在他已經逐漸地進行切割,這對Facebook和Libra聯盟兩者都是好事。
第三點意料之中的就是強調合規,這是他們現在面臨的最大的問題。
技術、運用場景、用戶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合規,所以他在證詞裡面就放出狠話來,就是說,絕對不會替代法幣的位置,然後再次強調,而且是第一次,非常正式地說,如果沒有美國監管的同意,Facebook不會加入Libra聯盟。
要非常小心看他的用詞,Facebook不會加入,而不是說Libra不會做。所以他還是放了一條後路,也許監管不同意,Libra強行推出,那Facebook就退出Libra聯盟,但是他沒有說Libra就不再推出,也就是區別,如果監管不同意,Facebook不會參與。
我以前給出的建議是Libra可以在別的國家先試行。在美國的監管還沒同意之前,以一種監管沙盒的方式。但是現在看來,Facebook更加決然,也就是說他為了合規,已經完全把主動權放在了美國監管,如果美國監管不同意的話,Facebook不會參與這個項目。
對於大公司來說那是當然,可以理解,這麼大的公司受到監管的特別關注,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因此,我可以理解Facebook這種做法,但他這樣子就不利於Libra的推出。
也許應該像我這樣建議的,現在某些小國家,小區域先試行,然後再讓監管慢慢看到一些成果,在互動中前行,這樣可能會更好,但目前看來,這條路已經被阻斷了。
有一點讓我覺得很有新意,很有趣的,就是他提到了Libra對美國創新的重要性,把Libra和美元主導地位、美國價值觀聯繫在一起,這個蠻有新意。
我覺得這個講得非常有技巧,在我們看來這就是一個技巧而已,其實沒有太多可以推敲的地方。他說如果Libra沒有實行的話,就會壓抑創新,而創新對美國很重要,Libra對美元的主導地位,美國價值觀非常重要,這一點我同意,但是他舉的例子我覺得有點牽強。
他把中國拿過來作為例子。說如果Libra沒有推行,被反對掉,別的國家,比如中國在這方面會佔據主導地位。聽起來可以觸及國會和美國監管,因為誰都不願意未來美元的霸權,西方的價值觀會被中國所領導,這當然觸到了監管的痛點。
但是如果按照實際來看,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嚴重,中國要推出的是央行數字貨幣,還是限於國內。Facebook的Libra加盟的公司和使用範圍都沒有觸達到中國,這兩個系統是平行的,沒有太多的競爭關係。
也就是說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不可能超越國境全球支付,Facebook Libra真的要來到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國內應該是不會允許的,因為畢竟Facebook都不可能在國內被允許,我覺得這只是小扎使用的技巧。
當然他也提到了別的公司也在推出數字貨幣,它是沒有合規的。這裡其實是暗指USDT這種穩定幣,它現在在美國是非法的,但也在全世界應用,這一點倒是可以作為例子。
但是他提到中國,純粹是為了利用中美兩國關係不好的時機來觸動美國國會和監管,這是一個技巧性的問題。
2.龍白滔:美國國會對Libra的各種聲音都是“小插曲”,不影響全局
Libra從根本上保護了傳統法幣體系的利益,因為它以法幣(和/或以法幣計價的國債)作為儲備池,是一個建立在傳統法幣體系之上的一個“偽創新”。
大部分人過於解讀Libra對傳統體系的顛覆,所以誤讀了Libra與美聯儲的關係,或者說誤讀了硅谷極客與華爾街資本的關係。
Libra從根本上代表了傳統法幣體系的利益。Libra白皮書發布之初,大家可能會驚奇於竟然沒有一家傳統銀行作為發起會員,一個想當然的猜測就是Libra挑戰了傳統商業銀行的利益。
如果Libra宣布以比特幣或者其它原生數字資產作為儲備物,那才是真正的顛覆,但它第一天就會被美聯儲緊緊按死在地上。
Libra在美國國會這邊遭遇的障礙,可以理解為從立法角度讓這件事情合理化,因此Facebook需要與國會中代表更廣泛利益全體(華爾街之外)進行溝通和協調。
國會看似影響力很強大,但一方面缺乏真正的專業人士能有效阻止這種項目(例如美聯儲理論上是需要向國會負責的,但國會就從來沒有足夠的專業技能能夠有效對美聯儲官員問責,包括2008年金融危機,伯南克和鮑爾森為維護華爾街銀行的利益在國會當眾撒謊,說話自相矛盾,國會是一點法子都沒有),另一方面就是受遊說力量影響非常大。
美國國會最大的遊說力量就來自兩個行業,軍工和金融。前幾日因為國會議員給VISA/萬事達寫信威脅支持Libra可能引發對所有相關業務(包括他們傳統的支付)實施最高標準的監管,因此兩者選擇臨陣退出,
但10月18日參議院議員Michael Rocks 寫信給Libra節點Anchorage表示支持Libra。雖然看起來國會針對Libra爭議很大,但核心思想是弄清楚如何監管以及平衡好不同利益方。
一個議員可以隨意發表意見或寫信要求“禁止”很多事情,但距離真正形成法律效率的文件十萬八千里。美國國會對Libra的各種聲音都是“小插曲”,不影響全局。
3.劉昌用:Libra把各國央行都嚇到了
扎克伯格強調Libra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但又強調其目的是提高美國金融地位,維護美國民主價值觀,就不可能不歧視其他國家,不可能不歧視其他價值觀。那麼為了獲得其他國家監管許可,是否又要另一套說辭?
這也進一步說明,Facebook發行基於私人信用的超主權密碼貨幣很難成功,“超主權”與“合規”是相悖的。
Libra錨定一籃子貨幣,不如錨定單一法幣。但Libra錨定美元的話,就沒有太大的影響了,可能還不如USDT。
只不過,Libra對密碼經濟已經產生的功績不可抹殺,它把各國央行都嚇到了,加快了數字貨幣進程,深圳也成為央行數字貨幣試驗田,應當感謝Facebook。
4.谷燕西:Libra一定會推出
美國國會中的民主黨們對Facebook有很大的反感。所以這些民主黨議員會竭盡全力阻止Facebook開展這個項目。
在美國社會是個商業性的社會,美國政府是為個人和商業機構服務的。另外,Libra也已經表現出了高度的靈活性。他們會做出各種調整以便推進這個項目。所以我相信這個項目一定會推出來的。
5.眾議院議員西爾維亞·加西亞(Sylvia Garcia):不會因為中國的“威脅”放鬆監管
如果扎克伯格先生想成為國王,他可以成為社交網絡的國王。但我不希望他擁有關於人們的額外的財務數據,扎克伯格必須解決我們對Libra項目的擔憂。
不會因為擔心中國和俄羅斯目前在這個問題上的所作所為而偏離了監管軌道。
6.民主黨眾議員福斯特(Bill Foster):對中國發行央行數字貨幣感到擔憂
我認為,如果像Libra這樣的嘗試開始真正起作用,或者另一個重要國家的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美國有責任找出應對這個問題的方法。
我認為這是一個更直接的威脅,因為中國似乎將在未來幾個月內推出數字貨幣。更不幸的是,世界各地都對取代美元作為全球交換貨幣的標準有着巨大的需求。對美國而言,這將是一場悲劇,尤其是對全球貨幣穩定而言。

本文來自深鏈Deepchain,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gsbjb@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