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穩定幣賽道還能擠下幾家巨頭?

加密貨幣世界中,最被小看的賽道,可能是穩定幣

直到去年,才有人終於發現了它的價值。而今年 Libra 白皮書的面世,讓這一賽道更受關注。

8 月 19 日,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發布公告宣布啟動“啟明星(Venus)計劃”。啟明星對標 Facebook 的 Libra,想要打造一個“區域版的 Libra”。

人們對 Libra 再熟悉不過,Libra 想要重構金融體系,在區塊鏈網絡上發行自身代幣,該種代幣錨定一籃子法定貨幣,也就是所謂的“穩定幣”。簡單來說,這種穩定幣想為全球提供通用的支付功能。

基於其給出的“區域版的 Libra”的說法,人們猜測,啟明星大概率會是一個穩定幣。但何一隨後回應稱,“啟明星”並不是簡單的穩定幣,而是要做一帶一路的 Libra。

無論是穩定幣還是 Libra,毋庸置疑的是,幣安開啟啟明星計劃之後,穩定幣的戰場上又增一名新重量級選手。

這再次告訴我們,穩定幣正在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然而,穩定幣的崛起早從 2018 年就已開始,只是有人未給予重視,有人早早進場。如今,在 Facebook、沃爾瑪等巨頭的入場及各大公鏈的需求下,穩定幣市場將進一步擴大。

只是,這個講究“規模效應”的市場,拿下的難度並不比交易所小。

 

幣安啟明星要做“一帶一路的 Libra”

啟明星是天亮前,東方地平線上能看到的第一顆明星。

從起名開始,或多或少就預示着幣安對此計劃寄予的厚望——幣安想要躋身 2019 的穩定幣浪潮之中,成為領銜行業的“新星”。

啟明星計劃官宣後,幣安“首席客服”何一也親自在多個社群中轉載這一消息,並為之賣力宣傳。

幣安公告內容中並未提及啟明星的具體方案,更多的是在描述啟明星的願景——打破金融霸權,重塑世界金融體系,讓後發國家掌握更多金融主動權,保障本國金融安全,提升國家與國家、人與人之間的協作效率。

在看過幣安的公告後,業內人士紛紛分析,啟明星大概率會是一個穩定幣。也有人看出幣安這一計劃背後的野心,給出評價:“啟明星計劃有開啟新戰略的宣言之感,也有喊話政府的諫言之意。”

何一的回應也印證了這些觀點,她稱,“啟明星”並不是簡單的穩定幣,而是要做一帶一路的 Libra。

即便在最開始沒有跟上競品的步伐,幣安也看好穩定幣。在 The Block 的報道中,何一稱:我們相信,在近期和長期內,穩定幣將逐步取代世界各國的傳統法定貨幣,並為數字經濟帶來新的平衡標準。

事實上,在有限的信息中,幣安推出啟明星的真正意圖難以尋跡。可以肯定的是,隨着 Facobook、沃爾瑪等巨頭的進軍,幣安的後續跟進,穩定幣正在成為兵家必爭之地。

 

穩定幣頻被看好,需求爆發

早在 2018 年時,穩定幣來到自身發展的關鍵之年。

這一年,穩定幣行業上演了一場“翻身戰”,此前一直處於邊緣地位、無人關心的穩定幣進入了主流的視野。

這個市場曾經只有 Tether 公司發行的 USDT,但當年的一次巨幅波動。讓市場覺得 USDT 並非鐵板一塊。何況,外界早已注意到了它的巨大市場。

此前,Tether 發行的 USDT 一直處於灰色地帶。而就在去年,GUSD 和 Paxos 兩個錨定美元的合規穩定幣獲得美國紐約金融局的批准上線,這不僅有望改變 USDT 一家獨大的市場局面,更是讓從業者們對穩定幣的市場前景刮目相看。

在 2018 年年末時,有從業者展望未來的穩定幣市場,稱:“穩定幣將是一個價值千億美金的市場。”

彼時,如火幣、OKex 等頭部交易所,已經在醞釀發行自身的穩定幣。進入 2019 年之後,大公司陸續宣布進軍穩定幣,不僅僅有JPMcoin這類在機構間流通的穩定幣,還有如 Libra、沃爾瑪的加密貨幣這類側重支付業務的穩定幣。

用加密貨幣重塑跨境支付是多數巨頭們在發行穩定幣時樂於講的故事,這是源於跨境支付市場前景巨大。根據麥肯錫數據,2017 年全球跨境支付營收規模為 2063 億美元,佔總支付市場的 10.6%。

巨頭們的入場,使得 2019 年穩定幣的概念火爆,數字貨幣行情的大漲更是一定程度上拉動了穩定幣。

穩定幣市場正在不斷壯大。根據Tokenview數據顯示,截止到 2019 年 7 月 26 日,穩定幣的總市值為 49 億美元,近 3 個月內,整體市值上升了 15 億美元,增幅達到 44.50%。

 

巨頭入場穩定幣,引發業界重視

成為跨國界支付手段曾是比特幣的願景,如今看來,先實現這個願景的是穩定幣。

無論是 Facebook、沃爾瑪、還是 JP Morgan 等巨頭,其所推出的穩定幣,無不是作為支付渠道而存在,不過面向的對象有所不同。

此前發行穩定幣的火幣和 OK 兩家交易所,在初步的設想或實現中,其穩定幣大多為自身交易所或公鏈生態等服務,還未“公然”喊出要做跨境支付。而幣安上來就提及類似路徑,甚至在公告中直接提到三個由幣安發起的原因:

一、幣安曾與全球多個國家、地區監管部門協作,擁有群眾基礎。

二、幣安鏈具備安全運行新型穩定幣的技術基礎和跨境支付體系,此前基於 BTC、歐元等穩定幣的發行中,轉賬速度媲美傳統銀行支付系統。

三、幣安將提供全流程技術支持、合規風控體系與多維度合作網絡,來幫助區域版 Libra“啟明星(Venus)”崛起。

幣安直接諫言各地中央政府“允許民營企業發行數字穩定幣,開發跨境支付結算系統”。

從這些表述可以看出,幣安這個項目瞄準的不僅僅是數字貨幣交易本身。這顯然也受到了 Libra 等巨頭的啟發。

微博上樂於分析數字貨幣的 KOL BTC 狙擊手甚至分析稱,幣安真正的想法,其實是做一個換匯錢莊。

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合伙人萬卉Dovey Wan 的觀點與其類似,她分析稱,幣安這招為的是爭奪幣安鏈的至高戰略地位,鏈上發行數字化法幣。

“一方面是受到 Libra 的啟發,另一方面,穩定幣的前景,從現在來看,未來只會更好。 ”一位從業者向 Odaily星球日報分析,幣安正是看好了未來穩定幣的需求。

DForce 創始人楊民道也認為,在跨境的資本流動上,之前主要是比特幣、以太坊,現在大部分成了穩定幣。尤其是在跨境的資本套利上,這一需求巨大,現在由穩定幣主導,穩定幣對比特幣、以太坊都有取代作用。

“場外交易、幣幣交易幣對、支付網絡一定是穩定幣的天下。 ”楊民道說。

 

新公鏈上線,穩定幣成為基礎功能

2019 年穩定幣受到重視的另一變量,是越來越多的公鏈上線了。

Odaily星球日報此前曾報道,在 2019 年 4 月之前,加密貨幣市場主流的穩定幣全部基於 ERC20 標準發行(USDT 同時也基於比特幣 omni 協議發行),即發行在以太坊公鏈上。

不過,到了今年 4 月,這一局面卻被打破,穩定幣開始進軍其他公鏈。

4 月 4 日,IOST 宣布基於 USDC 和 TUSD 發行穩定幣 iUSD;4 月 9 日,TRON 宣布推出基於 TRC20 的穩定幣 USDT;5 月 1 日,ONT 宣布發行基於本體OEP-4協議的穩定幣 PAXO。後來,USDT 跟 Algorand 合作,在後者網絡上發行 USDT。

知密大學發起人劉昌用認為,公鏈需要爭奪能夠帶來巨大流量的成功的穩定幣。“成熟的穩定幣是公鏈爭奪的對象。”

“穩定幣對於公鏈需求比較少,公鏈對於穩定幣需求更大。”Linkvc 創始人林嘉鵬解釋,公鏈需要穩定幣在其上運行,間接證明自己的公鏈的商用性以及安全性,“如果公鏈技術不強,公鏈之上的穩定幣很快就會被攻破、篡改數據。”

隨着公鏈生態的發展,公鏈的部分應用需要穩定幣來進行計價或法幣入金。穩定幣就像用戶進入加密世界的橋樑。當一個公鏈擁有了自己的穩定幣之後,有利於吸引開發者到鏈上開發新的應用。

 

穩定幣成為項目方募資新寵

穩定幣的火熱,不僅僅是巨頭入場帶來的光環,還有數字貨幣市場中的偏好變化。

曾經的 ICO 帶動以太坊幣價上天,而今,以太坊跌去80%。價格波動讓項目方們尋求更保值的貨幣,走向穩定幣成了天然的選擇。穩定幣逐漸取代ETH、BTC,成為了項目方們募資的主要對象。

今年以來,以太坊前開發者 Terry 做的項目 Nervos 開啟公募,但只收穩定幣。明星公鏈 Algorand 的私募和 Coinlist 的荷蘭拍,都是通過 Circle 結算,以美金做最後結算單位。

楊民道在 Odaily星球日報的社區問答中表示,“過去兩年,項目方用以太坊或者比特幣做募資,還繼續保留數字資產,實際上他們是在對數字資產在做多方向下賭注。作為創業項目和團隊,成本大部分是錨定法幣,如果你不去換取法幣而保留非穩定幣的數字資產,實際上是在用投資人給的錢去賭場開做多的倉位。”

他還提到,在此前市場下行的背景下,USDT 卻經歷了高速發展,鑄幣量從 2017 年 9 月到現在翻了 10 倍,並且取代了大部分公鏈項目最核心的功能:支付和募資功能。

 

與USDT、Libra同賽道競爭,誰會勝出?

穩定需求量爆發,但該市場一家獨大,新進者不好啃。

2018 年時,合規穩定幣出現,就有人曾預判 2019 年穩定幣市場是屬於合規穩定幣的,Gemini 和 Pax 會大面積的攻佔 Tether 的市場份額,tether(USDT) 可能會受到重創。

但 Tokenview 日前的數據分析卻得出了相反的結論:無論是從市場佔有率還是鏈上數據的表現來看,USDT 都反映出其不可撼動的地位,如果不出毀滅性利空,其餘穩定幣想要取代 USDT,短期內仍看不出跡象。

與此同時,行情在 2019 年年中回溫之後,新入場資金對穩定幣的需求頻增,穩定幣的市場格局更大了,USDT 也在不斷增發。

Odaily星球日報記者查閱 Stablecoinwar 數據發現,截至發稿前,USDT 在穩定幣市場中的份額佔比高達 81.9%,第二名為 USDC,市場份額僅有 8.46%。

穩定幣賽道還能擠下幾家巨頭?

“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打敗 USDT。”業內人士分析,即便穩定幣磨刀霍霍向 USDT,但 USDT 仍將是市場大頭。

即便當前區塊鏈處於發展早期,穩定幣市場還有極大的增長空間,但在 to C 交易這件事情上,USDT 老大哥的地位短期是難以撼動的。

如果啟明星希望在交易場景上成為新一代穩定幣,難逃與 USDT 競爭的下場。

當然,穩定幣的應用方向,各家公司想法各異。USDT 更多是面向數字貨幣投資者,Facebook 的 Libra 則是面向更多有跨境支付需求或本土貨幣快速貶值的普通人。

就目前幣安所披露的啟明星的願景,啟明星是和 Libra 等站在了同一賽道上。

只怕這個方向更難,因為它在吸引 C端用戶之前,要先說服各國監管。

“這都是摩根幣和 Libra 帶來的社會效應……”分析師洪蜀寧這樣概括幣安推出啟明星計劃的和核心。在他看來,中心化的穩定幣跟電子支付沒有本質的區別,他並不認為幣安能通過啟明星計劃成為“世界銀行”。

“幣安要說服大國的監管機構幾乎是不可能的。要超越世界銀行這樣的組織,要麼是比特幣這樣去中心化的系統,要麼還是靠大國聯手。”洪蜀寧說。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