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格時學院

USDT風險調查報告

萬字長文,USDT到底有沒有風險?

一. 基本信息

(一). 項目介紹

Tether 前身為RealCoin,由Brock Pierce、Reeve Collins 和Craig Sellars 聯合成立於2014 年,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總部設在馬恩島和香港,Tether發行的數字貨幣USDT是基於比特幣區塊鏈Omni-Layer進行開發的、最早的穩定幣之一。Tether 允許個人和組織在全球範圍內,及時地、安全地通過低成本的方式,存儲、發送和接收與法幣掛鈎的數字貨幣。

Tether 使用比特幣網絡的Omni-Layer 協議(Mastercoin)進行發行和兌換,該協議是在比特幣區塊鏈上運行的Overlay Network。在鏈下抵押品的支持下,Tether 旨在通過維持數字貨幣(Tether)與其相關的現實世界資產(法定貨幣)之間的一對一儲備比率,來保護其利益相關者免受數字貨幣市場波動的影響。此配置由“Proof of Reserve”流程和“Tether Limited”支持,“Tether Limited”是負責監管法定儲備和通過網絡交易價值的業務實體。

Tether 在比特幣、以太坊、波場,EOS 區塊鏈上發行USDT,USDT 可以像比特幣或任何數字貨幣一樣進行轉移、存儲和使用。因此數字貨幣得以通過USDT 與法幣資產錨定,在區塊鏈上維持其價格的穩定並得到有效地轉移方式。USDT 沒有交易費用,可以在交易所交易或轉換成其他數字貨幣,並可保存在用戶控制私鑰的任何錢包中。Tether Limited 通過對穩定幣的發行徵收少量費用來產生收入。

(二). 財務信息

Tether 公司目前並未面向公眾公開其財務信息,但由於Tether 與Bitfinex 為同一批團隊運營,其共同股東及運營者高度重疊,主要成員皆為iFinex 團隊成員;由於其財務信息不透明,故其財務信息採用iFinex通過LEO 項目發布的選定合併財務數據,需要注意的是,這些財務數據均未經審計。

根據iFinex 與Bitfinex 發行的數字貨幣LEO 的白皮書顯示1,Bitfinex 在2018 年的毛利潤為418.2 百萬美元,支出為14 百萬美元,凈利潤為404 百萬美元,支付股息約為262 百萬美元;2017 年毛利潤為333.5百萬美元,支出為6.80 百萬美元,凈利潤為326 百萬美元,支付股息約為246 百萬美元。值得注意的是,一家不滿百人的交易所,人均創造凈利潤為400 萬美元,凌駕於其他主流數字貨幣交易所之上。

USDT風險調查報告

(三). USDT 鏈上信息

1. Omni-based USDT

Omni-based USDT 發行信息

2017 年1 月初,數字貨幣市場上的USDT 總計為995 萬枚;2017 年1月迄今,Omni-based USDT。總共進行58 次增發、1 次縮表。

Omni-based USDT 增發信息

2017 年1 月迄今,58 次增發中的17 次集中發行於2017 年12 月11 日(比特幣市值最高點的前一周)至2018 年1 月23 日(以太坊市值最高點的後一周);USDT 總量由8.45 億枚增發14.35億枚至22.8 億枚,增發率為169.8%。

2017 年1 月迄今,USDT 的最低增量為500 萬枚,發生於2017 年1 月5 日;USDT 最高增發量為3 億枚,發生於2019 年4 月24 日。平均增發量約為5700 萬枚。

USDT風險調查報告

2. ERC-20-based USDT

ERC-20-based USDT 發行信息

2018 年,數字貨幣市場上的ERC-20-based USDT 總計為6011 萬枚,其中2018 年1 月共計增發2 筆,合計6000 萬枚;2017 年11 月迄今,ERC-20-based USDT 總共進行18 次增發。

ERC-20-based USDT 增發信息

2017 年11 月迄今,18 次增發中的15 次集中發行於2019 年4 月8 日至2019 年7 月17 日;ERC-20-based USDT 總量由6011 萬枚增發13.9 億枚至14.5 億枚,增發率為2412.42%。

2019 年4 月8 日至2019 年7 月22 日期間, ERC-20-based USDT的最低增發量為5000萬枚;最高增發量為1.5 億枚,分別發生於2019 年5 月29 日、2019 年6 月11 日。平均增發量約為9300萬枚。

USDT風險調查報告

3. TRC-20-based USDT

TRC-20-based USDT 於 2019 年4 月上線Tron 區塊鏈,總發行量為9990 萬枚;由於TRC-20-based USDT 總發行量較低、對於市場影響很小,故不贅述。

2019 年7 月13 日,Tether Treasury 在Tron 區塊鏈上,兩次增發共計發行50.5 億枚USDT 並隨後通過兩次銷毀共計50 億枚USDT;

4. EOS-based USDT

根據Tether 在4 月30 日的聲明指出,Tether EOS 智能合約由Tether 創建,並已部署到EOS 賬戶“tethertether”,並由EOS Canada 進行同行評審。

二. USDT 潛在風險點

(一). 風險一:重大利益關聯問題

1. Tether 與Bitfinex 隸屬同一家母公司

iFinex Inc.是Tether 與Bitfinex 的母公司。iFinex 是由Brock Pierce、Reeve Collins 和CraigSellars 聯合創立,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並在倫敦、香港、台北運營。iFinex 旗下有三家子公司,包含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的Tether;成立於2013 年,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的BFXWW、BFXNA 公司,iFinex、BFXWW、BFXNA 這三家公司共同組成Bitfinex 數字貨幣交易所。

Bitfinex 的前身是一家名為Bitcoinica 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成立於2011 年,其最初定位是成為一家提供槓桿交易服務、複雜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活動的平台;然而僅僅成立一年後就因黑客攻擊,造成BTC 兩次被竊並最終導致Bitcoinica 交易所的關閉,在後續的民事訴訟中,這些被竊事件的參與者可能還包括當時的交易所創始成員。在Bitcoin 交易所關閉不到一年的時間,Bitfinex 將Bitcoinica 源代碼作為平台基礎,在2012 年12 月再次上線。

USDT風險調查報告

2. Tether 與Bitfinex 創始團隊高度重合

Tether與Bitfinex具有相同的核心團隊成員。在早前的表態中,社區成員認為Tether和Bitfinex在其對外的描述中,暗示過兩者是彼此獨立的;但在2017年11 月的Paradise Paper(天堂文件),泄漏了2014 年海外律師事務所Appleby 曾經幫助Bitfinex 公司Philip Potter 和Giancarlo Devasini 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成立Tether Limited 公司。

USDT風險調查報告

(二). 風險二:Tether 企業運營不合規

1. Tether 無牌照經營

Bitfinex 和Tether 同為iFinex Inc.子公司,它們都是註冊在美國境外(英屬維京群島、香港)的離岸公司,按照規定,如果在紐約州從事數字貨幣相關業務,需要得到紐約州金融服務部頒發的牌照(BitLcense)並遵守相關法規。但Bitfinex 和Tether 都沒有相關牌照,且有證據表明Bitfinex 允許紐約州的投資者在其平台上從事數字貨幣存款、提現、交易等行為。

2. Tether 疑挪用USDT 準備金緩解Bitfinex 流動性緊張

2019 年年初,Bitfinex 與Tether 進行一系列交涉以達成一項協議。根據該協議,按照商業上可行的條款(三年期限和6.5%的貸款利率)Tether 向Bitfinex 擴展金額高達9 億美元的信用額度,該交易由DigFinex 擁有的超過6 千萬iFinex Inc.股份進行抵押擔保並獲得DigFinex 默許,交易於2019 年3月19 日完成。

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NYAG)懷疑Bitfinex 和Tether 達成的9 億美元循環信用貸款存在重大的利益衝突,而非其代理律師所說的“公平交易”,因為這筆貸款雙方的簽字代表同時也是DigFinex、Tether、Bitfinex的董事和股東,為其提供擔保的DigFinex公司,其所有者和實際運營者同時也是Tether和Bitfinex 的所有者和運營者。即便不考慮交易相關方可能存在巨大利益關聯這個疑點,結合Bitfinex發生流動性緊張的時間線和Tether 為其提供資金轉移和貸款的信息,檢方也有理由懷疑Tether 進行了此類操作。

若非如此,將很難解釋2019 年3 月Tether 在其官網上對其準備金制度的修改10,將USDT 的準備金由美元擴大至包含“傳統貨幣和現金等價物,有時可能還包括其他資產和應收賬款,這些資產和應收賬款(來自Tether 向第三方發放的貸款),這些第三方可能包括附屬實體”

(三). 風險三:Tether 對外信息披露不透明

根據NYAG 對Tether 及其母公司iFinex Inc.以及Bitfinex 的起訴書,本文選取NYAG 提及的Tether、Bitfinex 以及iFinex 存在應予卻未予披露的重大事項,羅列如下:

1. 合作的支付處理商的信息

根據起訴書, Bitfinex無法獲得正常的銀行業務關係,因此Bitfinex向一家名為Crypto Capital Corp.的巴拿馬支付處理商存入超過10 億美元但並沒有與Crypto Capital 簽訂任何合同。根據NYAG 的文件顯示,Bitfinex 在2018 年中旬遇到了非常嚴重的資金問題,由於擁有全部或幾乎所有Bitfinex 資金的Crypto Capital 拒絕處理客戶的提款請求,並且拒絕或無法退換任何資金,導致Bitfinex 很難履行客戶從交易平台提取資金的要求。

2. 8.51 億美元資金損失的信息

根據NYAG的文件顯示,Bitfinex在2018年面臨的流動性問題中,Crypto Capital負責人向Bitfinex表示,由於波蘭、葡萄牙和美國的政府當局已經扣押或以其他方式限制了資金的獲取,無法將8.51 億美元的資產歸還給Bitfinex。根據Bitfinex和Tether的法律代表對NYAG檢方的回應,Bitfinex及其代理律師並不相信該理由。在2018年年底,Bitfinex知道或懷疑並且擔心Crypto Capital的負責人可能參與欺詐行為,但Bitfinex平台上的投資者卻從未被告知這一可能損失。

3. 6.25 億美元資金轉移的信息

2018年11月,Tether將其在Deltec賬戶中的6.25億美元,轉到Bitfinex在Deltec的賬戶;Bitfinex將其在Crypto Capital 賬戶中的6.25 億美元,轉到Tether 在Crypto Capital 的賬戶;Bitfinex 通過此次轉賬將USDT 的儲備金,用於解決因Crypto Capital 拒絕歸還的Bitfinex 資金導致的流動性問題。此次轉賬的目的是讓Bitfinex 解決與Tether 無關的流動性問題;但由於Crypto Capital 表示資金受到政府扣押的原因,可能使得Tether 無法回收該款項。

(四). 風險四:Tether 資產證明並不具備有效性

1. Tether 對其資產證明文件的有效性,存在誤導性描述

在過去的2 年中,Tether 公布了三份由第三方認證的資產證明文件:

由審計公司Friedman LLP 提供的審計報告;

由法律公司Freeh, Sporkin & Sullivan 提供的透明性報告;

由巴哈馬銀行Deltec Bank&Trust Limited 提供的信函。

這些文件都確認Tether 擁有相應的儲備金支持USDT。Tether 曾經在主頁上表示“我們的儲備持有量每天都會公布,並經常性地進行專業審計”,然而,在針對Tether 發布的報告中,只有FriedmanLLP 提供的是“審計報告”,鑒於Friedman LLP 與Tether 的密切關係,其審計報告不足以採信。因此,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項權威的外部審計證明Tether 對應的資金儲備確實存在。

此外,在對Tether 的資產提供第三方認證的機構,在事後都被證實或多或少與Tether 或是Bitfinex存在關聯,且這些報告的共通點是“特定時間點”的資產證明,這種資產證明並非嚴格的審計報告,其報告存在一定程度的對公眾的誤導性。

2. Friedman LLP 提供的資產審計報告的不符標準,不可採信

Tether聘請過會計師事務所Friedman LLP在2017年曾進行過一次審計11並於2017年9月15日發布一份報告12,其中確認了Tether 在當時的時間節點上持有的美元餘額。報告稱在2017 年9 月15日的審計時點上,Tether 在2 家銀行的賬戶下共計擁有442,984,592 美元的款項。

USDT風險調查報告

但是,該報告沒有披露任何銀行的名稱,也沒有提及銀行運營的司法管轄區,僅僅指出Tether 在9 月15 日這天,在其賬戶下有4.43 億美元資產。該報告還指出“Friedman LLP 沒有評估上述銀行賬戶的條款,也沒有描述客戶能夠從賬戶獲得資金的能力,同時沒有表明資金是否可用於Tether 代幣贖回以外的目的。

3. Freeh, Sporkin & Sullivan 提供的資產透明性報告不符標準,不可採信

2018 年6 月,華盛頓律師事務所Freeh Sporkin & Sullivan LLP(FSS)公開了一份Tether 公司的資產透明性報告1314,報告稱FSS 對Tether 公司的銀行賬戶進行調查並在最後得出結論,FSS 認為Tether 的可支配的資產25.45 億美元,超過了USDT 的25.4 億美元流通總額。FSS 在調查的過程並沒有使用通用會計原則(GAAP)或者通用審計標準(GAAS);同時,FFS的報告只提供Tether 公司6 月1 日當天的資產情況,並且沒有給出具體的流水賬單;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報告中明確表示,FSS 聯合創始人Eugene R. Sullivan 是Tether 所使用的銀行之一的董事會成員。

4. Deltec Bank&Trust Limited 僅提供一封資產證明的信函,無簽署人姓名

2018 年11 月,Tether 宣布與Deltec Bank&Trust Limited(Deltec)建立銀行合作關係15,後者是一家擁有72 年歷史的金融機構,總部位於巴哈馬(Commonwealth of The Bahamas)。為證明其銀行存款餘額,Tether 發布了一封來自Deltec 的信函,Deltec 在信函中確認,截至2018 年10 月31 日營業結束時,Tether 在Deltec 賬戶中的投資組合現金價值為1,831,322,828 美元。

對此,Tether 在聲明中表示,Tether Limited 作為Deltec 的客戶獲得了認可。這尤其包括對我們的合規流程、政策和程序的分析;對公司股東,最終受益人和高級職員進行的全面背景調查;並評估我們隨時維持與美元匯率掛鈎的能力以及我們的資金管理政策。這一盡職調查過程在幾個月的時間內進行,取得了積極成果,從而導致我們在該機構開設了銀行賬戶。Deltec 將持續評估我們公司。

USDT風險調查報告

5. 向Tether 提供擔保的波多黎各貴族銀行銀行創始人之一同為Tether 創始人

隨着Tether 的市值不斷增長,能為交易所提供穩定的美金擔保銀行賬戶一直是個問題。Bitfinex做過多次嘗試都沒有在美國本土解決問題。2018年5月,Bitfinex和Tether與波多黎各貴族銀行(NobleBank of Puerto Ric)建立合作,為USDT 提供等額美金擔保的銀行託管賬戶,而Noble Bank 的創始人之一,就是Tether 的創始人Brock Pierce。2018 年10 月15 日,Noble Bank of Puerto Ric 破產的消息曾引發USDT 暴跌,最低達到1:0.89美元,這也導致了Bitfinex、Tether 與其Noble Bank 的分道揚鑣。直到2018 年11月1 日,Tether公開宣布已與位於巴哈馬的Deltec Bank & Trust Limited 銀行建立合作關係,在該銀行持有18.3 億美元資產,足以支持17.8 億美元未償還的USDT 時,市場才逐漸穩定下來。

(五). 風險五:Tether 資金管理存在混用情形

1. Tether 與Bitfinex 的客戶、自有資金混用

NYAG 的起訴書表明,由於Bitfinex 始終難以找到有信譽的銀行與之合作處理客戶提款,Bitfinex與總部位於巴拿馬的支付服務商Crypto Capital 合作,Bitfinex 被指控通過Crypto Capital 公司混合客戶資金,這意味着該公司將客戶的的資金與自有資金混合在一起,沒有分別處置。

根據NYAG 的起訴書,“截至 2018 年,Bitfinex 已經與Crypto Capital 合併了超過10 億美元的代客戶持有和公司資金。“ 、“我們的調查已經確定,掌控“Tether”數字貨幣的“Bitfinex”交易平台的運營商混合了客戶和公司資金,並造成 8.5 億美元的損失且試圖掩飾。紐約州已鄭重要求數字貨幣業務需依法運營。我們將繼續為投資者站出來,並在被這些公司誤導或欺騙時為他們尋求正義。”

由於Tether 與Bitfinex 的資金混用問題,導致歸屬Tether 用戶賬戶、Tether 公司賬戶、Bitfinex用戶賬戶、Bitfinex 公司賬戶的資金問題難以釐清;由於有Crypto Capital 的8.51 億美元資金損失,6.25億美元的資金轉移、9 億美元抵押貸款的關聯交易的先例,Tether 與Bitfinex 的實際資金狀況可能更加複雜。與此同時,Tether 所提供的資產證明並不是經過嚴格審計的報告,也沒有提出資金的流水、資金賬戶所屬的銀行,僅僅提供了“在某個賬戶的準備金高於USDT 市值的證明”

2. Tether 創始團隊成員錄音承認通過殼公司做賬

在2018 年2 月,知名論壇Medium 上一個專門調查USDT 的作者@bitfinexed 發布一份Tether與Bitfinex 團隊的對話錄音16,錄音顯示這兩方正在討論銀行詐騙、洗錢、甚至是金融詐騙行為;其中,時任Tether、Bitfinex 團隊的首席戰略官Phil Potter 承認用殼公司在台灣地區的銀行設立公司賬戶來轉賬,做一些「躲躲藏藏的事情(cat and mouse tricks)」;並承認其在Wells Fargo 的起訴案件是沒有意義的,只是為了多爭取一些時間。

(六). 風險六:USDT 沒有足夠的錨定資產背書

1. 修改USDT 資產背書的相關描述

2019 年3 月,Tether 更新其USDT 的資產背書描述,由原先的“發行的美元掛鈎的穩定幣背後有100%的傳統貨幣和現金等價物作為支撐”,調整為“每一枚Tether 都是由我們100%的儲備支持的,包括傳統貨幣和現金等價物,有時還可能包括其他資產和應收賬款,這些資產和應收賬款可能來自Tether向第三方發放的貸款,其中可能包括附屬實體。

2. USDT 無足夠的現金或其等價物支撐

2019 年4 月底,Tether 的總法務顧問Stuart Hoegner 在一份口供中表示,該公司發行的美元穩定幣USDT 僅有74%獲得了現金或現金等價物的支撐;按照4 月底的USDT 的32.7 億枚發行量以及近期的,Tether 至少存在8.50 億美元的現金、現金等價物的USDT 發行準備金的資金缺口。

3. Tether 提供的現金等價物支撐資產證明,可能包含公司資產

由於Tether 與Bitfinex 的資金混用問題,導致歸屬Tether 用戶賬戶、Tether 公司賬戶、Bitfinex用戶賬戶、Bitfinex 公司賬戶的資金問題難以釐清;由於有Crypto Capital 的8.51 億美元資金損失,6.25億美元的資金轉移、9 億美元抵押貸款的關聯交易的先例,Tether 與Bitfinex 的實際資金狀況可能更加複雜。與此同時,Tether 所提供的資產證明並不是經過嚴格審計的報告,也沒有提出資金的流水、資金賬戶所屬的銀行,僅僅提供了“在某個賬戶的準備金高於USDT 市值的證明”。

由於這些證明文件的證據過於薄弱,Tether 所提供的資產證明資金,甚至可能並不歸屬於Tether 公司,即便歸於Tether 公司,也並不能證明該筆資金僅僅是USDT 準備金,若該筆資金同時包含了Tether 或Bitfinex 公司的資產,那麼Tether 或是Bitfinex 是否可能面臨更嚴重的資金問題尚不得而知。

三. USDT 是否操縱數字貨幣市場?

(一). USDT 被用於操縱市場的研究

關於數字貨幣價格是否被Tether 操縱,在業內已經有非常多的論述,其中具有影響力的論述為一篇The Tether Report 的匿名文章,通過Kolmogorov-Smirnov 方法驗證了Tether 代幣發行與比特幣價格上漲之間的關聯;以及另一篇德克薩斯大學教授John Griffin 和研究生Amin Shams 通過分析Tether 的流通量,發現Tether 被用於支撐甚至操縱數字貨幣價格。

1. 發行USDT 對比特幣價格影響明顯

一篇比較著名的研究報告,由匿名作者發表於The Tether Report 網站17。作者利用柯爾莫哥洛夫-斯米爾諾夫檢驗(Kolmogorov-Smirnov)驗證Tether 代幣的發行與比特幣價格上漲之間的關聯,認為發行Tether 對比特幣價格影響明顯。作者在接下來採用USDT 的增發以及USDT 到達Bitfinex 錢包後的時間進行計算,將2017 年3 月29 日至2018 年1 月4 日之間,比特幣價格增長的48.8%原因,歸因於USDT 到達Bitfinex 錢包的兩個小時內,儘管這些時間僅佔總交易時間的不到3%。

此外,作者通過Benford’s Law 驗證Bitfinex 交易所,其USDT 存幣、提幣交易數據是否是正常用戶活動抑或是人為的市場操縱。Benford’s Law 指出,大多數自然數集的前導數不是均勻分布的,而是對較小的數的過度表示。當涉及的數字的範圍超過幾個數量級,沒有人工構造並且具有足夠大的樣本量(通常超過100)時,這種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作者發現“有一些非常有趣的模式在起作用,尤其是在事務數據中,前導數為9的數量過多,而前導數為3 和8 的數量卻很少。對於所有這些不同的交易所來說,它們不僅表現出與自然交易數據形態的極大偏離。”並指出Bitfinex 交易所上USDT 存幣、提幣交易數據有人為操縱的嫌疑。

2. USDT 發行後,首先流向Bitfinex 並帶動其交易對的率先上漲

John Griffin 在一篇名為《Is Bitcoin Really Un-Tethered?》的研究中表示,通常在比特幣價格下跌後的幾個小時內,Tether 就會流入其他幾個交易所。在這個時期內,可以用Tether 購買的其他主流數字貨幣(比如Ether 和Zcash),其幣價漲幅甚至超過比特幣。這個時期內,相比於不接受Tether的交易所,在接受Tether 的交易所上,這些主流數字貨幣價格的增長速度會更快。下圖是Tether 的流向圖,節點的大小與代幣的流入流出量之和成正比,線條的粗細與流量的大小稱正比。可以發現所有的流動都是成順時針的,在Tether 被發行之後就被轉移到Bitfinex 然後轉移到其他交易所,主要是Poloniex 和Bittrex。通過對幾個交易平台數字貨幣錢包的分類分析,在2017 年的大部分時間裡,Bitfinex、Poloniex 和Bittrex 三大平台之間發生了大量關於比特幣的交叉匯兌,而與這些匯兌交易相關的數字貨幣流與Tether 和比特幣都有着緊密的聯繫。同時,與Bitfinex 相關的錢包還會將Tether 代幣發送到Poloniex 和Bittrex 的錢包,以換取比特幣。

USDT風險調查報告

當比特幣回報值為負時,用於購買比特幣的Tether 代幣就流向其他交易平台,而這一現象只存在於新的USDT 被發行之後,也就是USDT 供過於求的時候,這些資金流推動了比特幣價格的上漲。由此可以認為,此前的比特幣價格上漲從某種程度來說,Tether 代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Tether 似乎同時被用來穩定和操縱比特幣價格。如果市場存在欺詐或人為操縱行為,那麼是會在歷史數據上留下痕迹的。從BTC 價格和USDT 發行的歷史數據來看,的確吻合市場操縱的假設。”

這些研究成果,也與一份在2018 年2 月發布的Tether 團隊錄音不謀而合,在該錄音中Tether、Bitfinex的CFO Giancarlo Devasini表示他們在多家交易所上進行交易,這意味着Tether通過的USDT進行的交易行為,不僅僅在Bitfinex 一家交易所。

(二) USDT 與市場操縱分析

根據近兩年的歷史數據顯示,USDT 的增發與比特幣價格的上漲存在非常明顯的關聯性,特別是在那些USDT 增發次數較多及增發數量較大的月份,比特幣市場價格呈現更大的市場價格波動。

根據John Griffin 的研究結果顯示,當比特幣價格下跌時,用Tether 買入的資金量通常都會增加,從而令跌勢逆轉,其報告認為Tether 的增發可以被視為是一種有效市場的托底機制;然而,其研究結果顯示,在比特幣價格上漲時,相反的有效市場情況卻並未出現。

USDT風險調查報告

1. USDT 的發行是比特幣價格的先行指標

我們必須了解,過去的研究結果是根據2017 年、2018 年顯著的單邊市場得出的結果,當我們將USDT 放到當前的市場中進行觀察,考量到2019 年4 月的比特幣價格突破5000 美元的上漲行情,根據媒體報導,更多來自支持法幣交易的數字貨幣交易所Coinbase、Kraken、Bitstamp 的1 億美元資金流入,用於購買大約20000 枚比特幣,因此2019 年4 月比特幣價格的上漲與USDT 的發行與否、流入什麼交易所的關聯性不大。

USDT風險調查報告

那麼可以發現USDT 的發行量是比特幣價格的先行指標,USDT 發行或回購後半個月至一個月的時間內,比特幣的市場價格將會與USDT 發行量保持相當高的一致性。這種一致性並非是一個有效的市場反應,更多地是可能的人為操縱。我們從比特幣、以太坊的鏈上數據同樣也能夠證明USDT 的發行或回籠並非是有效市場行為,無論是幣價的上漲抑或是下跌,USDT 的發行量與市場需求並沒有關聯。儘管其中的交互關係是難以通過簡單的分析被證實,但是我們仍然能從數據中獲得一些蛛絲馬跡。

2. USDT 的發行難以用市場行為進行解釋

在市場價格上漲時,數字貨幣價格的增長與USDT的發行應是同步進行的,但是,是否可以將USDT增發歸因於市場需求的增加則有待商榷,如果USDT 的增發是一個有效的市場行為,那麼USDT 的發行量應與BTC 的價格上漲呈現時間上的一致性,而非具有先後次序的先行指標。在市場價格下跌時,若將USDT 的增發理解為市場的自己托底買入則同樣不正確,如果在2018年年初比特幣價格下跌時,出現多次的USDT 增發可以被理解為市場投資者的“抄底行為”,那麼為何相同的“抄底行為”沒有出現在2018 年11 月比特幣由6000 美元下跌至3000 美元的過程中?因為2018年年底,Tether 正忙着處理Noble 銀行倒閉問題、Bitfinex 的8.51 億美元回收問題以及用戶提款問題。因此,很明顯Tether 的發行並不是被用於在跌勢中維持比特幣價格的市場行為。

3. USDT 的發行,與其他穩定幣的發行缺乏一致性

此外,USDT 的發行除了與市場現象無關外,即便在穩定幣領域,USDT 的發行也更多地呈現一種獨立走向,2018 年10 月24 日,Tether Treasury 進行了一輪5 億美元的USDT 銷毀,但與此同時的是,TUSD、PAX、DAI 更早的同一時間段進行了增發,這種發行時間的論述並不能直指問題的核心,但是該發行時間的錯位同樣能作為一種補充說明。

我們選取USDC、TUSD、PAX 等發行機制與USDT 一致的、基於法幣資產抵押的穩定幣;以及基於數字貨幣資產抵押的DAI 穩定幣進行分析:

USDC

USDC 在2018 年10 月17 日至2018 年12 月31 日,其市值有2410 萬美元增發至24965 萬美元。

USDT風險調查報告

TUSD

TUSD 在2018 年9 月1 日至2018 年12 月31 日,其市值由7305 萬美元增發至20790 萬美元。

USDT風險調查報告

PAX

PAX 在2018 年10 月9 日至2018 年12 月31 日,其市值由1332 萬美元增發至14630 萬美元。

USDT風險調查報告

Dai

DAI 在2018 年9 月6 日至2018 年11 月17 日,由4127 萬美元增加至7634 萬美元,受到比特幣價格在11 月中旬大幅下跌的影響,多數的倉位被強制平倉22,使得DAI 的市值一度下降,然而者並未影響其增發的趨勢。

Dai 是一種通過給定的質押率抵押主流數字貨幣獲得的穩定幣,這種質押穩定幣通常用於短期融資或是作為交易媒介被交易出去,因此除了是數字貨幣市場的看漲期權外,其發行量的穩定幣數量也可被理解為對於市場的穩定幣需求的直觀反映。

USDT風險調查報告

很顯然,這些穩定幣的發行時間,與USDT 的發行時間並沒有一致性。

4. Tether 的本輪增發將自身運營、資金、違約風險,傳導到數字貨幣市場

根據2019 年4 月,Tether 的總法務顧問Stuart Hoegner 的口供表示,Tether 發行的美元穩定幣USDT 僅有74%獲得了現金或現金等價物的支撐;且不考慮該項聲明是否真實、是否將用戶資金與自有資金合併計算為“現金或現金等價物”,按照Tether 在4 月底的USDT 的32.7 億枚(比特幣、以太坊、波場)的發行量進行估計,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的資金缺口就高達8.50 億美元。

此外,考量到Tether 在2018 年5 月至7 月新增發的11 億枚USDT(包含來自於以太坊的10.5億枚USDT以及波場的5000美元USDT),沒有法幣價值錨定的USDT價值可能已經接近20億美元;考量到Tether 公司的USDT 佔據穩定幣市場80%的發行量以及96%的交易量,Tether 似乎在將公司自身的運營風險、資金風險、違約風險,通過發行USDT 傳導到數字貨幣市場,讓所有的數字貨幣投資者為其公司的風險買單。

(三). USDT 流向中國交易所

1. 中國交易所創造越來越多的USDT 鏈上交易量

除此之外,我們好奇2019 年初至今增發的近18 億美元的USDT 究竟是在市場中是如何流轉的?根據Diar 在2019 年6 月3 日發布的一篇名為《China Stablecoin and Trading Appetite Dwarfs Global Demand》23報告的鏈上交易數據顯示,今年以來中國交易所比發送和接收的資金流超過100 億美元,而流向美國交易所的USDT 只佔已知交易量的3%,約為4.5 億美元。

USDT風險調查報告

通過USDT 的鏈上數據說明,目前中國交易所的交易量令西方和全球交易場所相形見絀,中國交易所投資人在BTC 或是ETH 鏈上操作的USDT,已超過全球鏈上交易量的一半,大約佔到62%;相比於2017 年第四季度的12%、2018 年第一季度28%,數據除了說明USDT 的正在逐漸向中國交易所轉移之外,也同樣可以說明中國交易所的投資人正在持有越來越多的USDT,而與此狀況相反的是,美國交易所的投資人已在逐步出清其USDT 的持有量。

2. USDT 流向中國交易所的可能解釋

為什麼大多數的美元USDT 增發是流向中國交易所,如Huobi、OKEx、Binance?而非John Griffin在2018 年研究顯示的,USDT 發行之後首先流向Bitfinex 以及Bittrex、Poloniex 或是一些美國的交易所,我們給出如下可能性:

USDT 增發的購買者是中國交易所或其交易所的投資人,中國交易所的投資人對於USDT 的需求量正在增加,一方面反映數字貨幣的需求增加、另一方面反映中國交易所的用戶壁壘在逐漸增加;

中國交易所投資人,相比於合規穩定幣USDC、TUSD、PAX 抑或是OKEx 近期發行的USDK、Huobi 發行的HUSD,由於流動性原因,用戶更願意接受USDT;

Tether 通過法制較為鬆散的中國交易所作為渠道,拋售USDT 換取BTC 或是其他數字貨幣,以規避在歐美市場上進行此類操作的監管風險。

目前而言,我們無法針對第一點、第二點給出相應的證明或證偽分析,但是從前述對於USDT 的無論是市場操縱、USDT 增發的分析,我們也無法忽視第三點成立的可能性。也就是說,Tether 有可能正在通過流動性較好的中國數字貨幣交易所,這些交易所通常在合規方面遠弱於其美國競爭對手,如Binance,出售其鑄造的USDT 推動BTC、ETH 等數字貨幣的上漲進行市場操縱。

四. 結論

1. 種種跡象表明,Tether 團隊在市場道德上出現巨大錯位

在前述文章中,我們舉出Tether、Bitfinex、iFinex 所面臨的各種風險,而這些風險的對外表象是重大利益關聯、企業運營不合規、對外信息披露不透明、資產證明不具備有效性、資金管理混用情況、沒有足夠的資產背書情況等問題,其根源來自於Tether 於Bitfinex 過於緊密的團隊關係、業務上的強聯繫以及Tether、Bitfinex 市場地位,這三者的結合使得Tether 及USDT 面臨的風險可能更加錯綜複雜。

市場對於Tether 的質疑原因主要來自於其法定資產背書,而作為USDT 的發行方,Tether 只需要提供嚴格的審計報告就能解決大多數市場對其的質疑聲浪,但是Tether 並沒有出具報告。Tether 給出的解決方案是通過各種具有重大利益關聯的律所、銀行的不具備有效性的資產透明報告,向投資者提供誤導性陳述,並試圖通過拖延時間解決其不透明的資產賬目問題,這種不合規的渾水摸魚手段同樣也在更早之前被應用於富國銀行的訴訟事件中。

根據NYAG 的資料顯示,截止至2019 年4 月底,Tether 發行的美元穩定幣USDT 僅有74%獲得了現金或現金等價物的支撐,而在這種情況下,Tether 仍在2019 年繼續發行接近20 億美元的數字貨幣;且由於其公司賬戶與客戶賬戶的混用、Tether 與Bitfinex 銀行賬戶的混用,並且始終不願意公開銀行流水數據,使得我們難以通過現有的數據得知市面上流通的USDT 到底有多少法幣資產背書。

此外,這些跡象表明Tether 團隊的誠信問題同樣值得質疑,在2018 年年初的錄音事件中,Medium的作者@bitfinexed 發布的Tether 和Bitfinex 團隊的對話錄音顯示,這兩方正在討論銀行詐騙、洗錢、甚至承認金融詐騙的行為。與此相呼應的是,有相當多的研究報告顯示Tether 可能參與或主導比特幣、交易所的市場操控行為。

2. Tether 存在市場操縱的可能,近期增發的USDT 流向中國交易所

根據過往的報告顯示,發行USDT 對於比特幣的價格影響明顯,比特幣價格增長的48.8%原因,可歸因於USDT 到達Bitfinex 錢包的兩個小時內,儘管這些時間僅佔總交易時間的不到3%;且USDT發行後,首先流向與Tether 高度關聯的Bitfinex 交易所並帶動其交易對的率先上漲,可以用Tether 購買的其他主流數字貨幣(比如Ether 和Zcash),其幣價漲幅甚至超過比特幣。

而在本篇報告中,我們認為Tether 增發、回籠USDT 與比特幣的價格上漲或下跌存在非常明顯的關聯性,且USDT 的發行或銷毀難以用市場行為進行解釋,在橫向對比方面,USDT 的發行行為與其他穩定幣存在明顯的不一致性,也同樣難以是正常的市場行為;而在本輪的增發中,Tether 將自身的運營、資金、違約風險傳導到數字貨幣市場中。

根據Diar 的報告顯示,從2017 年第四季度開始,鏈上USDT 的交易量向中國交易所的轉移就在不斷進行中,截止至2019 年年中,中國交易所,如Huobi、OKEx、Binance 幾乎佔據了62%的鏈上交易量,即便從以太坊、比特幣的鏈上地址持有量來看,中國交易所佔據了超過一半的USDT;Tether有可能通過這些交易所出售其鑄造的數字貨幣,並將其風險轉嫁給中國交易所的投資者。

3. 我們認為投資人不應抱持僥倖心理而繼續持有USDT

儘管Tether 過去發行的USDT 只有74%的法幣資產背書,且其在近期增發的18 億枚USDT 很可能沒有等額的美元資產背書,但由於Tether 團隊在處理USDT 資產背書問題上的渾水摸魚,使得目前市場上仍未形成對於USDT 的足夠認知,對於USDT 的態度更傾向於抱持僥倖心態的短期持有,Tether也得以通過不斷地增發USDT,向市場轉嫁Tether、Bitfinex 本身的企業風險。

無論是The Tether Report 的作者或Tether 的管理人員,對於Tether 暴雷導致的市場震動皆有所評估,且鑒於美國本土的數字貨幣投資者目前正在轉向持有其他數字貨幣,且主流穩定幣如USDC、TUSD、PAX、DAI 的增發,以及USDK、HUSD 等中國交易所合規穩定幣的出台,這些穩定幣已經成為對USDT 的有效補充,我們認為投資人應當減少甚至是避免繼續持有USDT。

本文來自金色財經,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