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宇晨,你什么时候成年?

宇晨,你什么时候成年?

 

四天后,孙宇晨将迎来29岁的生日。

 

在《宇晨说:你什么时候成年》中,孙宇晨自述9岁时便已年。但9岁成年的他,却在20年后的道歉信里仍以“年轻气盛”、“不成熟”来为自己开脱。

 

「北纬31度」不禁好奇,宇晨,你到底什么时候成年。

在那则音频中,孙宇晨用三点总结了自己自由选择的故事。

 

一是会自由选择;二是知道自由选择的代价;三是愿意为自由选择的代价承担自己的责任。

 

如今,他自然不得不为自己的过度自由选择承担代价,被他忽悠的韭菜们亦是如此。

 

昨天原本是和巴菲特的午餐日,许多人从宣布拍下午餐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翘首等待着孙宇晨的拉盘造势,没想到最终等来的却是一封道歉信以及不断下滑的币价。

01

这世界既温柔也残酷

“无论你是否愿意,这个世界从来都比你想象的要残酷,但也比你想象的要温柔”。

 

当时间定格在2017年出书《这个世界既残酷也温柔》的孙宇晨身上,这个世界确实既残酷也温柔。

 

成绩仅在“三本”线,却可以凭借一篇作文打开了北大的校门;因为中文系“不好出头”,转到“论文占大头”的历史系后,通过和老师混关系,绩点顺利排上了第一名;在可能被北大开除的困境之下,顺利提前一年毕业并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身陷抄袭风波后,在公知圈身败名裂,经商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熟知了。

 

本着“一定要当第一”的行事原则,孙宇晨成功凭借波场,打出了名声。

 

但这样还不够。

 

在币圈扑克牌里,孙宇晨仍仅是排名于“黑桃6”的位置,显然有悖于当第一的欲望。

 

和巴菲特吃午餐,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孙宇晨的选择。但令他没有料到的是,竞拍到了,钱也付了,却吃不成了。

 

在孙宇晨宣布取消与巴菲特的午餐会的当天中午,21世纪经济报发文《重磅!取消巴菲特午餐的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 涉黄涉赌》。

 

隶属南方系的21世纪经济报,作为一家身处币圈外的主流媒体突发文章,揭底孙宇晨,无疑代表了一定的官方信号。

 

敏感的人迅速意识到,文中强调“孙宇晨目前仍在境内”,似乎在暗示孙宇晨可能被“边控”了。

 

当晚,另一家主流媒体证实了这一猜测。财新称,孙宇晨已被边控,互金整治办已经建议公安机关对其立案。而之所以进入监管机构关注名单,是因为与巴菲特扯上关系并持续炒作。

 

瞬时间,波场和BTT暴跌。

 

为了挽救缩水的市值,孙宇晨不得不出面反驳,在发文谴责财新报道不实之余,还在推特进行了直播,证实自己不在国内。

 

尽管从去年7月就知道自己被边控,尽管面对的是财新这样公信力极强的媒体,向来精心打算的孙宇晨仍然贸然做出了驳斥的选择。

 

显然,孙宇晨急了。

 

但当财新的发声面前,一切驳斥都是无意义的。

 

财新之所以能成为政治圈和金融圈的风向标,不仅在于其内容的深度,还在于其消息之快,甚至快于官方明确信息发出的时间点。涉及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等落马高官的报道是如此,币圈“九四监管”来临前,更是如此。

 

宇晨,你什么时候成年?

作为大陆第一家敢实行“全面付费”的媒体,财新自然有其实力所在。外界向来流传着“胡舒立定律”,意即凡是被胡舒立团队做过负面报道的公司,半年之内必倒。

 

而胡舒立也被外界认为是中国最不能惹的三大女人之一,另外两人是企业圈的董明珠和金融圈的刘姝威。

 

孙宇晨忽略的还有,他这一直播举动反而会增速监管部门的调查进度。毕竟作为一个早在去年6月就已经被边控的人物,竟然能如此自由地出入境,并高调示众,无疑践踏了监管的权威。

 

权威媒体突发围剿,政府监管信号愈加明晰,波场和BTT瞬时暴跌……

 

至此,世界的温柔落幕。

 

在孙宇晨原本的认知里,这世界是残酷的,因为它只看结果;这世界又是温柔的,因为它给予每个人实现梦想的机会。

 

但当时间定格到此刻,这世界应该是既温柔也残酷。

 

这世界是温柔的,因为它在一定程度内允许你投机性地转变人生轨迹;这世界又是残酷的,因为它终将对无视规则的人做出惩处。

 

人能走多远的路,是靠其欲望达成的。但人能走多长时间的路,则是由其合规性决定的。

 

02

忽悠者生存

纵观孙宇晨的一生,无一不由忽悠构成。

 

为了跻身公知圈,他刻意加上“孙宇晨于《南方周末》新闻部”的落款,引得当时报社的领导不得不提醒他去除落款。

 

想要成为公知的孙宇晨,实际上又不见得有多认同知识分子背负的时代使命。据GQ报道,认识他的知识分子评价他,“小孙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变色龙。他没有一个稳定的价值观,习惯于倒向力量强大的一方。”

 

果不其然,意识到金钱的力量更强大后,孙宇晨开始转向商业圈。

 

在Ripple Lads短暂工作一段时间后,他带着“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的光环回国,奔走于各大商圈和媒体之间。这一身份后来遭到了Ripple官方否认,表示“我们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为了完成“90后创业者”的人设,他收购了同道大叔的“陪我”APP。值得一提的是,有网友表示,“陪我”APP在同道大叔掌控时期,并未出现涉黄内容。

 

人设做足之后,孙宇晨顺利进入湖畔大学。所有学员中,只有孙宇晨敢打着“马云关门弟子”的旗号在外招摇。直到阿里公关发出警告,要求其不得再捆绑马云进行宣传,孙宇晨才消停了。

 

后来波场原COO刘明自爆,孙宇晨并不懂区块链,当时的开题报告是刘明帮他瞎凑了一些内容完成的。

 

2017年8月,孙宇晨推出区块链项目“波场”。凭借不断的炒作营销,波场币TRX在币安上线后,53秒内就被抢购一空。

 

但很快,孙宇晨被爆连续19天把TRX转到交易平台,换成以太坊等其他代币。一时间,“收割120亿”成了孙宇晨摆脱不去的标签。

 

但只要不断地吹嘘和忽悠,总还会有韭菜接踵而至。

 

据GQ报道,有投资机构人士形容孙宇晨为“成功的创业演员”,他说,“当泡沫吹得足够大,圈到足够多的钱,再去市场上收购一个真正靠谱得公司,这个资本游戏就算完成了。”

 

时隔3年,这个“真正靠谱”的公司出现了。

 

今年1月,孙宇晨宣布收购BitTorren,并称BitTorren将与其超过十亿的全球安装用户成为波场生态的一部分。

 

这一说法遭到了BitTorrent前首席战略官Simon Morris的驳斥,他认为,通证化确实能加速BitTorrent的网路速度,但波场并不能提供BitTorrent通证化所需要的TPS。简而言之就是,波场的技术不行。

 

宇晨,你什么时候成年?

今日,BitTorrent创始人Bram Cohen发推特质疑孙宇晨是不是陷入资金困难。他称,如果不是孙宇晨欺骗媒体他已经是股东,自己不会想出面揭露其没有付齐尾款的事情。

 

技术不能实现,收购也没完成,但这些都阻挡不了忽悠者吹出大泡沫。

 

空气币TRX因得到背书而上涨,BTT还刺激了IEO模式的大火。又一次,孙宇晨顺利割到了韭菜。

 

诚如孙宇晨在《南方周末》担任实习生时,参与撰写的文章《忽悠者生存》中所写道的,“忽悠成功率高,成本小,风险低,即使站出一个勇敢的小孩,指出皇帝的新衣其实是什么都没穿时,系统仍然能——至少在相当长一段距离——保证这场狂欢游行继续进行下去。”

 

尽管波场白皮书被爆至少有9页直接拷贝IPFS或Filecoin的文件,尽管李笑来直接点名孙宇晨“肯定是忽悠”,尽管外界持续有声音质疑波场是空气币,甚至连以太坊创始人V神都参与了吐槽,但这些都阻止不了持续地有韭菜们愿意入场,接任支撑波场的运转。

 

但这一次,向来先于监管发声的财新,已经出面力证孙宇晨已经被边控。孙宇晨即将面对的,是可能的立案调查,届时事业涉黄、涉赌、涉非法集资和洗钱等等将逐一被查清。

 

从2013年年底回国,孙宇晨开启狂欢游行至今。这一次,终于迎来了终结时刻。

 

03

自由选择的故事

 

倘若企业有技术实力和应用场景支撑,那么一个创始人的倒下,负面影响是可以逐渐被减弱的。例如,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入狱并没有导致国美倒闭。

 

但不一样的是,孙宇晨的公司不仅不具备实力,并也深陷争议之中。

 

首个争议来自于涉及操作资金盘进行非法集资。

 

去年11月,波点钱包上线,打着波场的名义,以“定存利息”和“超额返利”作为噱头,日均进账一度达到100多万美元。今年年初,波场超级社区登台,同样打着波场的名义,开启拉人头吸金模式。

 

波场官方虽然没有正式肯定波点钱包和波场超级社区的官方属性,但也没有否认。

 

连4年前王小川的一个“看骗子”的眼神,孙宇晨都能耿耿于怀至今,他怎么可能容忍别人打着他的旗号践踏自己的名声呢?

 

直到崩盘了,孙宇晨才发了微博谴责资金盘。外界评价他,不过是割了韭菜,又想立牌坊。

宇晨,你什么时候成年?

新京报昨日探访孙宇晨在北京的公司发现,自一个多月前,波场就已经在公司外配备了安保人员和防暴设施。

 

显然,孙宇晨早已预料到维权者会找上门来。

 

据此前媒体报道,短短5个月内,波场超级社区涉及金额价值10亿人民币以上,受害者高达几十万。其中包括一位单身妈妈,因为资金亏损,还欠下巨额债款,写下遗书,称要“以死证明自己清白”。

 

「北纬31度」就此咨询了相关法律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单位进行集资诈骗,数额在5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而数额巨大,一般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即便孙宇晨能撇清这些争议,波场涉赌则是显而易见的。

 

在波场公链项目中,夹杂着大量的赌博类游戏,并且国内用户可以直接访问。

 

相关法律人士向「北纬31度」表示,依据移动互联网应用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7条,网络服务平台有主动监督管理的义务。如果不作为,将涉及共同犯罪,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一旦罪名成立,可能会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可能被处以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从一开始,波场就是靠着孙宇晨营造个人IP吹出来的。这种极度依靠个人明星效应的项目,也终将随着个人光环的消散,而堕落。

 

BitTorrent的收购还没完成,对于如今陷入窘境的孙宇晨,毁约的可能性极大。BTT市值亦不保矣。

 

当官方明确下达命令之时,交易所为了保全自己,全面下架TRX和BTT,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在《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中,鲁豫为他写下推荐序《例外的人》,“也许,20年后,他不用自己写书出书,但会有无数写他的书,就像他崇拜的他们湖畔的那位校长。”

 

这个“也许”,大概率是不会实现了。

本文来自北纬31度,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8467915

邮件:8467915@qq.com

QR code